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一个完全不正经的repo(这真的能叫repo吗

大量沙雕表情包预警

说是repo,本质晒妈,别人家的妈系列,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终于也做了一回“别人”

非常感谢 @脑浆咕 赠予的九州志及其副刊、陈迹清欢一共三本藏书,脑浆没放暑假之前已经寄出,但由于我的个人原因(一个暑假只离开家门过三次的死宅),昨天中午才真的收到、拆包。

然后我随手一翻就是这页()


emmmmm……咕咕咕还行

然后呢,因为昨天是舍妹的升学宴,全天都在陪她玩,所以着实没有怎么翻书,等到晚上回家,有意思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作为一个死宅自然是一回家就放飞自我,肥宅快乐沙发瘫.jpg  母上大人大概是偶然提了一下我的背包,觉得比离开家的时候重太多了,自然而然地就打开检查……

“这个不是……你好早就看过的吗?还有好几本。”

“不是啊,九州志是九州志,缥缈录是缥缈录,九州志我也有,但是没有这本啊,一个朋友送我的,寄到我爸那边去了。”

然后我妈就开始看那本九州志。初二的时候我开始看缥缈录,我妈虽然觉得幻想文学不贴近生活,自己找书的时候只看现实文学,但她无聊的时候喜欢捡我的书看(甚至包括本子,不过我只有全年龄向的本子所以无所谓了),所以她也是那个时候看过一次而已,已经六年了。

对了,她那个时候对天下名将那本开始的战争和权谋表示:


“天驱教和辰月教?天驱就是那个铁甲仍然在的对吧?”

“铁甲依然在。”


“辰月就是那个很多鬼(大概是在说丧尸),经常搞得神神鬼鬼的是吧?”

“是是是是是是是是。”

“斯达克城邦?这不是外国的名字吗?”

“这是羽族的城邦……羽族……羽族就是俄罗斯。”(懒得解释了)

“那个缥缈录里面的是不是叫……”

“羽然。”(我猜到她在看哪里了)

“原来是叫羽然啊……那羽然明明有和翼霖的婚约怎么还天天和姬野混在一起?”

(婚约这种东西的存在意义不就是偷税地鸽掉吗)

“emmmm……这个婚约……就是类似于史塔克家的血色婚礼嘛,你还记得吗?就是权力的游戏里面的,是政治事件,反正都是最后死了一群人婚也没结成。”

“怎么死了这么多人?都是翼天瞻杀的吗?”

“我跟你说了是陨武神风素弦下的手啊,他嫁祸给翼天瞻了。”

(拿书过来)“你看,这个奄奄一息的人也说是翼天瞻了。”

“对啊!就是他下的手啊,他杀了所有人然后把自己整的半死不活的好嫁祸给翼天瞻。”

“大司祭是谁?”

“雪鹰源。”

“我搞不清这群司祭什么的。”

“我也记不得了,好几年前看的。”

“这些人名怎么都这么难念,完全就不像人名,姓也很奇怪。”

“羽族的十大贵族。风羽经天翼,鹤雪纬云汤。”

“都不像人名。”

(然后她看完了前面的羽乱,开始看捭阖录了)

“这个人是谁?”

“项空月。”

“不知道是谁。”

“缥缈录里没有正式出场,捭阖录里才正式出场,他会辅佐姬野打下东陆,然后成为燮朝太傅。”

“和姬野在一起的人叫什么来着?”

“羽然啊。”

“不对,男的。”


(所以你为什么要用“在♂一♂起”这么暧昧的说法啊!)

“吕归尘啊,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

“他去的南边的国度叫什么?”

“下唐,南淮。”

之后我就去洗澡了,洗完之后出来我妈还在看……她正常作息十点五十左右睡觉,然而她一直看到了十一点五十。

嗯,真香。


假装repo真实晒妈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无论如何,都非常感谢脑浆!没有脑浆寄来的书也就没有如此愉悦的对话了。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