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野辕】惜诵〈1〉

lo主有病替别人填坑系列,这篇文是穆穆的百粉点文中唯一没有兑现的那一篇【微笑】,我点的。
我当初发给她的梗大概是一次平(tu)叛(sha)后龙骧上将军在大殿上回禀神武王殿下,当时殿内没有其他人,将军享有王上给他的荣宠,直接走到了“陛”(也就是那个台阶)的上面,给神武王细细禀告此次行动杀伐几何,神武王殿下在批折子,就完全一个敷衍的态度,最后将军说完了,安静的站了一会,从斜后方那个角度看着神武王的鬓角,突然喊了一声“姬野”,神武王殿下蹙着眉头回头看了他一眼,一直看着,然后将军告罪说冒犯了臣告退。
穆穆她不写【微笑】,我就说那我来写【微笑】,以及如果我写完这个和捉影还不开始写和穆穆约好写给她的怀沙(一篇野尘),我就不换头像【微笑】(也就是说在写完怀沙之前一直是这个头像……感觉要顶着这头像好几年……)

————————————————————————
        大燮神武三年的夏末,沁阳,军临城下。
        息辕端坐在黑马背上,愈来愈烈的太阳燎烤着他以及他背后的军团,额角上的汗珠渐渐淌到下颌,但没有人动手去擦。
        这就是燮王麾下最精锐的天驱军团。
        数以千计的年轻人们聚集在沁阳的东城门下,一色的银铠在日光下反射耀眼的光辉,头盔上白色的马鬃毛并排,远远看去正是一条条笔直的线,方阵最前排的弓箭手们摆出了一个面向城墙的半月阵,而领军的龙骧上将军立马在方阵之外,从城墙上往下看,他仅仅是万军之外一个古铜色的点,但是他身上的气势绝对不容忽视。
        不愧为“不动尊大将”啊,站在女墙后的沁阳城主仇士襄暗自绸缪。
        城下的军团保持着绝对的安静,极低的背景音之下远方嗒嗒的马蹄敲击声十分清晰,仇士襄取过奴隶递上的棱镜向移动的骑兵调整焦距,是天驱军团另一个部的骑兵,他移动的速度太快,仇士襄很难看清他肩上的绶章。
        而城下沉默的军团从听到马蹄声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移动,骑兵驱策着战马从最外圈移动,步兵与弓兵也先后退开,为这个临时赶来的骑兵让出一条直达龙骧上将军的道路。
        恐怕传来的是燮王的手令,仇士襄观察着,下定了结论。
        果不其然,他接下来看到了息辕下马,半跪着接下了骑兵取出的一道手令。在这沁阳城下僵持了快半个月了,燮王终究是服软了么?他仇士襄起初夹在燮王与江氏之间百般不得讨好,然而商人重利的本性还是让他更多的偏颇了江家,在商会中赞成了“宛州十城联合抵制燮王苛税”的议案,如今他到底是赌对了。按宛州十城自治的规章,各城都被默许存在一定数量的佣兵与路护,想当年姬野还只是一个流浪兵团的首领时正是借着这条律令才有机会进驻沁阳,如今令他退却的竟也是这条律令,真是讽刺。他赌的就是天驱军团不敢硬冲沁阳城,若是对方攻城,隶属沁阳的佣兵们有义务守卫这座城,双方冲杀起来必然伤及无辜,燮王控制天启的时间还不长,根基未稳,此时无端挑起战事无异于落下口实,让那些本就蠢蠢欲动的诸侯们找到足够的理由驱逐他。
        他回想起当年不得已才来投靠他的少年军官,那种桀骜的神色至今让他不悦,不过看来再高傲的人都有低头的一天呐。仇士襄感叹着,把棱镜扔给一旁侍候的侍女,准备下城楼了。
        同一时刻,城门外的息辕也读完了千里迢迢传来的手令。
        其实这道手令很短,是那个人言辞简练的风格,他读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有会错意之后才抬起头。
        他察觉到了传令来的副将宁朗是在观察他的神情,这道手令虽不算密旨,但一路传过来也没经过超过五个人的手,有好奇心是正常的,但在天驱军团,有这样的好奇心也是危险的。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抓皱了那张被几行凌厉墨迹染过的桦皮纸,“宁朗,你想知道神武王殿下给我下达了什么样的命令是么?”他没等副将回答,用尽力气把那张纸往副将的方向掷去。
        纸张终究是太轻了,无论他用了多大的力气,在空气的阻力之下一直减速的手令终究变成了轻飘飘的,等到宁朗接住它时那上面已不带任何力道,副将把有些发皱的桦皮纸展平,沉默的阅读着。
        按阅读的时间来说,他也像息辕那样反复琢磨过帝王寥寥的几句话,其间没有人说话,军纪严明的天驱军团也没有为主帅和传令官的反常而骚动,一切都是静止的,或者说,今日的沁阳城下,已是一片死寂。
        片刻后他抬起头,用随身携带的火绒点燃了那一张桦皮纸,带着香气的徽墨和白桦树皮在火里逐渐化为飞灰,但他只嗅到了硝烟与鲜血的味道。
        那是一道屠城令。

评论 ( 26 )
热度 ( 28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