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差不多就是为了写写这个cp找感觉,全文几乎都是《吉尔伽美什》的梗概……请不要太嫌弃我(。>ㅿ<。)
正式的闪恩文感觉还要等好久才会写出来……因为这个cp(闪闪)好难写啊😂我还作死的选择了闪闪第一人称😂
另外我自己很喜欢玉石的那个比喻。

————————————————————————

        神子背负了诸神的意志降临大地,是以此身为「天之锁」,带回那诸神已无法控制的「天之楔」。神明没有忘记他们在那楔子身上犯下的错,这一次,泥偶没有被赐予作为人所应该有的灵魂,他只是神的工具。
        那乌鲁克的王暴虐的行径时常传入神子的耳中,但还未被唤醒的他仅仅是在森林中与野兽为伍,共饮泉水,共同奔跑,他为兽类破坏猎人的陷阱,猎人们将此奏报于殿上,那是王第一次听说神子的名字。
        在王看来,森林中的神子是一块有着砾石外表的璞玉,他的力量正如石块上的棱角,足以割伤乌鲁克王者的掌心,甚至轻易收割他的生命,王感到了不悦,于是令最好的琢玉师替他将璞玉粗砺的部分挫去,重整了这块原石的形体,直到从砾石的外表上生出了翡翠的莲花。
        这是很奇妙的变化,从最初相貌平平的砾石变为光滑润泽的玉雕,王并不会遗憾于这种变化并不出自自己尊贵的手,他只需要坐享臣民的成果。
        玉石变得光滑,变得不再能轻易地伤害王,但如果他选择粉碎自己,依旧能够收走王的生命,但他不会那么做。相应的,王也许诺他作为王从过去到未来唯一的朋友,把他捧到了自己的王座之上,与他共享乌鲁克的繁华。
        王以为,如此,他的友人便可从最初的自弃中走出来。
        再后来,征讨过洪巴巴,也渡过了伊什塔尔与天牛带来的灾难,神子却委顿在诸神的降罪之中,半是为了杀死天牛的罪孽,半是为了他已经背离的神谕。
        无论王如何想要留住他的生命,都事与愿违,在玉石终究粉碎为尘土的那一天王甚至流出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眼泪,这场恸哭长达七天,王怀拥神子的遗体直到他开始腐朽,才为他举办了整个乌鲁克哀悼的葬礼,极尽哀荣,王却只身离开。
        长途跋涉找到的仙草像是一场梦,神说不再对人施加永生的恩惠,于是蛇吞噬了王曾想要与友人共享的永生,只留自己褪下的皮。王憎恨着神明,不是从此时才开始,但该是从此时成为了王的执念。
        王深爱的该是玉石始终不变的硬与脆,一如神子的意志与灵魂。

评论
热度 ( 6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