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各职业设定N题〈2〉

想好了,等我生日我要发点文(不喜欢N粉点文这种,因为百粉点一次,两百粉点一次……要点太多次我受不了,但是我的成年礼只有一次2333),本系列中的所有片段到时候只要有人点就都补全。
这一篇并不完整,但是仅从片段式的开头与结局也能猜到中间情节。
这是昨天我在堤坝上产生的脑洞,比较文艺。
苏→英,之前就算写单箭头也是苏←英,于是决定虐一虐男神。
其实我在考虑用这种文风继续写夜露晨光



2.旅人X甜品店老板
        海堤在视线中横贯为一道白,它约束了海水的同时也约束了沙滩上细碎的白色,分隔开两个世界。人鱼、塞壬和海妖在西边歌唱,她们建立在深渊鲸背上的浮游宫殿随着洋流不知又要去往哪一个远方,旅人们来到这样的世界边缘往往是追寻她们的脚步,想要听一听她们的歌声,那是如此难得的天籁,连皇宫深处锁在九重门内的「夜莺」都不能与之相比;同样,另一侧的陆地则是海上生灵所向往而又畏惧的所在,人类凭借他们的智慧与各种机械工巧,建立起砖石的都市,在没有阳光的夜里,石头城中会闪耀起吸引人鱼的光辉,但是人类同样也利用他们的机械捕捉、贩卖“海上的奇珍异宝”,过于靠近陆地对于人鱼和塞壬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站在这“分界线”最高点的斯科特向西眺望,看不到灰蓝色水体的边缘,而另一边,作为人类世界的陆地,城复城关复关,同样看不到尽头。
        他在这道长堤上走了很久,几乎已经从一个城镇走到了另一个城镇,这条长堤所象征的不仅仅是一条分割线,同时也是陆地的边缘,对于人类而言,世界只有被长堤圈起来的那部分那么大而已。曾有探险家妒忌海洋的无边无际与陆地的狭隘,但是人类同样无法探知海洋的边缘在于何处,只知道「除了陆地的那部分,剩下的均是海洋」这一条而已。
        但是反过来,人鱼们是不是也会认为自己的世界狭隘呢?除了海洋,剩下的均是陆地?
        他很倦怠了,从这里走回自己下榻的旅馆一定是一个愚不可及的主意,幸好身上还带着零钱,在邻近的城镇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并不困难。
        这么想着,他从长堤上走下来,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行,直到他看到了天际出现象征着小镇的篱笆。
        这个城镇和他以往经过的每一座都不同,在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都是十分年轻的少年少女,无论是孩童还是老人都不曾出现,风中飘满了薰衣草象征着洁净的气息,还有隐隐约约的百里香与鼠尾草,街边开着的铺子也是如出一辙的布料店,逛了许久,连一家旅馆都没有找到。
        或许是看出了他的贫穷,贩卖布料的少女们并没有向他吆喝的倾向,他自顾自的在人群中漫游,直到走到了这条街的尽头。
        那里有一家格格不入的甜品店。
        推开门,悬挂在木门下的风铃一阵清脆的响声,斯科特注意到那是一个在海边十分常见的贝壳风铃,但悬挂在丝线上的贝壳还沾着水汽,不知是不是他出现了幻觉,竟然看到了贝壳们在微微颤抖,看上去就像是活的一样……突然,一只海蓝色花纹的贝壳自动打开了,吐出了一粒淡蓝的珍珠,斯科特下意识接住了那粒圆滑的珠子,带着海水咸味的珠子被接在他的掌心,黑色皮手套的背景把珍珠衬得更加莹莹生辉。
        看来那些蚌壳都是活的,他没来由的感到了一阵恶心。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柜台那边传来了一个清越的男声。
        “不用,”他走过去,把淡蓝色的珠子放在实木桌上,“这是你的蚌壳里掉出来的珍珠,我想问这附近有旅馆么?”
        “那个是您的邀请函,请收好。”金发的少年示意他取回珍珠,“如果是要住宿的话,楼上还有空出的房间。”
        斯科特从口袋里取出自己仅有的零钱,问道:“这些够两小时的钟点房吗?”
        “我说了,”少年的声线毫无起伏,他端起自己面前的红茶泯了一口,“那个是您邀请函,您是第一次来海市吧?邀请函确保了您在这一个月内的一切需求我们都会尽可能的去满足。”
        “海市?”斯科特依旧疑惑。
        少年放下了杯子,盯着斯科特看了一会儿,那是一种令人不舒服的目光,与其说是目光倒不如说是扫描仪在人脸上扫过。斯科特这才注意到少年的双眸和他是如出一辙的绿色,但是相比起来对方的虹膜色泽更浅,更接近日光下的浅海那种颜色。
        “你是误入了海市的人类么?可是你确实被选中了,要不你不会得到邀请函……”
        “如果我打扰了这里的安宁,那么我两小时后就会离开。”他迅速打断了少年的自言自语,虽然对方不再使用敬语多少让他轻松了,但他是真的非常需要睡眠。
        “不,即使你只是一个误入的局外人,未来的一个月里也请不要离开海市。”少年大概也看出了他的疲倦,半拉半扶着他走上了老旧的木台阶,每一步都让斯科特疑心那吱呀作响的木板会不会崩溃。
        少年就这样一直把他扶到床上,甚至亲手为他脱去外衣,掖好被角。
        “做个好梦。”他最后说,就像唱了一首很短的歌。
        斯科特几乎是从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起失去了意识,梦中他在深海浮游,很安稳,也很自由,在深渊鲸背上的宫殿里他听见了同样的短歌,人鱼们吟唱着歌颂海皇的赞美诗,鱼尾上半透明的膜展开,像是东方仕女画上最艳丽的折扇,歌舞止息后这些曼妙的生物一瞬间全部远离了他,连珊瑚礁造成的宫殿都化为了在洋流中被冲散的灰白粉末。
        就像是蜃景那样的幻觉。

【此部分暂缺】

        “海市就是一场蜃景,人一生只能经历一次。”亚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自然,没有一点为别离而悲伤的样子,太自然了,自然到令他人悲伤,“邀请函算是纪念品吧,就算没达成任何交易,这颗珠子也能换来不少钱。”
        斯科特看着他手心里那颗淡蓝色的珍珠,光泽饱满如故,或许真的价值连城,但若连这个都不能留住,他要怎么证明亚瑟不是一个他自己臆想出来的幻影?
        “你们会想念曾经相遇的人类么?”斯科特问,他还像初来时那样向海堤两侧眺望。
        无垠无际的海,和被砖石建筑遮挡的天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景。
        海堤还是分界线,分开的是两个世界;海市,的确是两个世界唯一的交点,但同时它也只是一个蜃景,一种幻觉。
        一场一生只做一次的梦。
        “不会,虽然这样的集会很多年才有一次,但一个月对于我族长达千年的寿命而言只是一瞬间,短得像一场梦一样。”
        亚瑟和斯科特并肩,他也在向远方眺望,不过他们所想要看到的东西,终究不同。
        “来接你们的深渊鲸快到了?”
        “嗯,你也该离开了,这个还给你。”
        亚瑟把他曾经收走的硬皮本交还到了斯科特的手上,“如果你坚持要记录这些琐事的话,我就当你只是一个童话作家好了。”
        “算了,我可以重新再写,这本送给你了,我也没什么别的能送给你。”
        亚瑟疑惑的看着他,斯科特有时会觉得这个不知已经活了多少年的人鱼只是在以一种令他恼火的方式装傻,从最开始到现在,一个月里他不知道自己被虚伪的纯真骗过去了多少次。
        但是他无可奈何。
        亚瑟也十分清楚的吧,连带着他的这种情绪。
        “好吧。”亚瑟说,他收回了那个本子。
        斯科特吃惊的看着他。
        “记着你……你们这些人,这些事,似乎也不是一个坏的选择。”他说,没有再看身边的人类。
        海风从耳畔呼啸而过,海藻特有的清新味道让人心情愉快,斯科特确信他在亚瑟唇角看见了一个很小的弧度,但人鱼一定会拒绝承认。
        那又怎样呢?这样短暂的梦,他一个人记着就行了。
        海市,对于谁而言都是梦,但梦和梦的意义,终究不同。

评论
热度 ( 10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