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夜露晨光的总体(ju)设定(tou)

在此要谈的是关于夜露晨光Part.01春之协奏曲的总体设定问题。
很早就说要发人设,结果不要脸的拖到了今天,懒癌的我没救了……



首先是没什么存在感的眉毛爹,伊莱亚斯·柯克兰子爵阁下,从各方面来说本就是一个温和的人,所以那场政治暗杀的内幕并非是因为他一时脑抽站错了队,而是因为他没有仔细思考他做出的某一个看似中肯的选择触犯了某人的家族利益,对方也是出于不得已才会杀了他的,总之子爵阁下很无辜。
这个人在剧情中发挥的作用大概就是死掉,触发安布罗修斯血统对夫人和亚瑟的影响,他和温亚德伯爵至交的关系确实对柯克兰家有利,至少苏哥走的所有后门几乎都靠他,而且让威廉和伊丽莎白有了一定的接触,如果把所有人影射为一盘棋,伊丽莎白就是王后一般的存在,这也是章节名“the black queen”的含义。



夫人在我原本的设定上就是一个花瓶,至少半年前还是如此,但我真正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发现这还是一个很有爱的人物。
因为原设定(time long past所遵循的那一套设定)中的亚瑟就是能够看到鬼魂的,而伊莱亚斯这么正直的身份怎么可能和魔法这种东西沾边呢(毫无逻辑…)?所以夫人就被我拖下了水,变成了一个有马猴烧酒身份的花瓶。
后来我越写越觉得夏洛特很像爱丽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索性就往这个方向写了,便如爱丽保护伊莉雅,力求圣杯战争的悲剧终结在自己身上,夏洛特也会尽全力让魔女依莱恩的诅咒终结在她死亡的那一刻,所以她求死求得那么急切,但同时她也希望无论以何种方式,她的孩子们可以活过战争。
然而到二战结束,柯克兰家只剩XXXXXXXXX。
夫人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从选择了逃离爱尔兰的安布罗修斯家开始,她就有了死亡的觉悟,而事实上在这亡命之旅中她甚至拥有了自由的爱情,作为魔女的后人,已经是难得的幸福了。
最后,这个夫人已经完全从花瓶的形象中脱胎换骨,成为了我们眼中的先知夏洛特,直到死亡,她没有任何一个预言出现失误。
这个形象最悲剧的一点是她的儿子们不太相信她,她最后说:“因为想要得到的同时要有失去的准备,人活着都会感到痛苦的,世界如此,只能用自己的痛苦交换。”她是这句话完美的践行者,十几年前为了能有正常人的幸福生活而舍弃预言的能力,而今不得已用幸福换回了能力。
原来想让她死在亚瑟的生日那一天,但后来想了想,就算不是英厨这也太BT了,遂让她死在了自己的生日与丈夫的祭日。



对于威廉,最初在此文中我对于他的设定只有四个字:惊才绝艳。可能看起来他有比不过伊丽莎白的地方,比如说实战,但在待人接物的圆滑程度……或者说情商这方面,他比伊丽莎白好得太多。
最后即使在得知了XXXXXXX的情况下他也能安定的继续和XXXX保持盟友关系,并且也没有告诉XXXX这一事实,非常理性且隐忍。
国际象棋是我的一个执念,源自神作反叛的鲁鲁修,以及我下国际象棋永远赢不了我哥(不过好歹他不会围棋)。顺带可以提一下一个很萌的梗,鲁鲁修的原型应该是历史上的西泽尔·博尔吉亚,此人世界第一妹控,他的妹妹琉克勒西·博尔吉亚是当时的欧罗巴第一美人,以下这段话引用自江南的某篇文论:
“关于这对兄妹,最夸张的传说是妹妹多情善媚,每天都更换新的情夫,而哥哥对妹妹的行为怒不可遏,却无法阻止她,便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妹妹的情夫们的身上。他派遣杀手杀死那些风流倜傥的男人,把他们的尸体扔在台伯河的上游,任他们横穿整个罗马流向下游。而妹妹依然我行我素地更换着情夫,妹妹使劲地换,哥哥使劲地杀,台伯河上天天飘着死人。这对奇葩的兄妹便以情夫们的生命为代价,天长地久地呕着气,谁也不让谁。”
另外,西泽尔调制的一种毒药“坎特雷拉”在日本是兄妹禁断的代名词,这一对兄妹都是罗马教皇的子女,有够任性。
威廉习惯于在运筹帷幄后再进入赌局,但从未因谋划而失去先机,即使在多年后XXXXXXXXXXXXXXX的年代,也能凭一己之力振兴家族。因为家族事务繁忙而少有时间与弟弟们相伴,所以对他们,尤其是幼弟异常的纵容,隐约知道苏英之间不同寻常的感情,他会略略提到,但从不说破。



苏哥的人物设定离岛设偏得很有点远……因为自从两年前萌上苏英就经常关注苏格兰,后来听很多人都说过,苏格兰的男孩子很有暖男气质,于是我有点往这个方向写了,ooc的也是这个方面,毕竟姓柯克兰的都多少会傲娇嘛。
他成年以后的身高数据我是参考我哥哥来的,这个从最开始写苏英没有什么资料可供参考的时候就开始了,185cm,对比起fate里兰斯洛特198cm的身高这真的不算什么😂
因为他从小基本就是被父亲丢在温亚德伯爵家学习(老爹考虑到温亚德伯爵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军事谋略和实战水平都很不错,自己的儿子也是那么一块好材料,才会如此安排,并不是刻意疏远他,但是也许他自己不那么认为),所以对于阿尔贝特·温亚德以及他的女儿们都很熟稔,靠着这种关系在他正式参军之后不会有太多麻烦。
在婚约这方面,他和玛丽的看法一致——反正生在这样的世家婚姻就是筹码,迟早都要和其他贵族结婚,那么和一个多年熟识的人结婚不是更好的选择么?他们之间比起爱情,更接近于友情,以及苏哥的保护欲导致他必然会维护玛丽,正如伊丽莎白的那种保护欲。试问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谁不会骄傲于自己身后黏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呢?
性格相对于其他兄弟的平和,他更显高傲,但确实足够优秀,弥补了难以和他人合作的缺憾,毕业于格拉斯哥的海军院校,之后就进入了军部,总之很少有机会回家。
不舍得扔掉礼物其实是我自己的一个坏毛病,无论是自己收藏的落叶、糖纸、核桃壳、明信片,还是朋友相赠的礼物,我一样都不想扔掉,长久的堆在家里被我妈诟病,最后她总是要扔掉(ಥ_ಥ)好心痛。
过分的保护欲真的不好,当他最后得到XXXX的这个结果时他就放弃了自己。
不行……想一想我都要哭出来了……心疼男神……



帕特里克在外人面前应该是柯克兰家最为沉默寡言的人,热衷于阅读诗歌的他身上有一种艺术气息,乐于创作。
或许是因为年龄问题(在家中比较小但又不是最小),从小就有了不依赖别人的习惯,思维独立,护短,内心敏感。自认为不擅长言语上的表达而更多的应用文字。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会沉默地记录花圃中每种花木的生长周期,XXXXXXXXXXXXXXXXX,转而游历英伦三岛。【后面的大多涉及剧透不说了】
因为接触到帕特里克相关的文比较少,所以一开始就是在往ooc的方向发展,不知道怎么写,干脆最后把他写成了我挺喜欢的一种人。
一谈到爱尔兰我总会想到叶芝与他的女神茅德·刚,不由得文艺了起来,但是我并不准备让这篇文中也出现一个茅德·刚式的人物。前文有提到安布罗修斯家是在爱尔兰的,夏洛特也提起过那么一句她的姐姐,原本准备不带诺斯玩的我最终把诺斯安排在了安布罗修斯家,不过这都是Part.03秋之变奏曲的内容了。
帕特里克是一个过分正直的人,所以处事不够圆滑,会被排挤,这和斯科特的高傲与亚瑟的孤僻都不同,比较像是……自己作的……



这篇文中亚瑟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至少现在还是,虽然有诸多不幸发生在他身上,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依旧活在身边人的庇护之下,他未来将要做出的某一个选择足以动摇世界,但他的选择最终却是放弃(这种行为类似于程心在三体侵略地球前最后决策的十分钟里放弃执剑人的剑柄),虽然他做出的选择也没有什么不对,但他在这之后就会一直后悔自己没有选择接受他本就应该承受的东西,即使接受会让夏洛特的牺牲付诸东流……我又开始剧透了……【仔细想想亚瑟并没有做错,有些人确实有能力去做到某些事,但是他们不想去做,我们不能因此就指责他们,这是道德绑架——做不做是他们自己的自由,做了成就伟大,不做也不过和你我一样】
魔女的血脉本就让他对骑士有过分的依赖,但很可惜他一出生就遇到了的是斯科特而不是伊丽莎白。
因为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哥哥们就不太愿意相信他的某些“疯言疯语”,导致了他以后疲于与人深层交流,最讽刺的还是在他终于决定从哥哥们的庇护之下走出来自由选择人生时,斯科特过分的保护欲又把他拉了回去。



关于伊丽莎白,我说过,她的原型是伊丽莎白一世与阿尔托莉亚·潘德拉贡,那时候我忘记了,还有一个人,《荆棘王座》中的原纯,纯公主有一句我很喜欢的台词:“因为无论那些男人怎么想,我都是原纯,当我冠夫姓的时候我叫纯·博尔吉亚,我是坎特博雷堡的女主人!”原纯没有等待回答,她看着镜子里明艳照人的那个人影,轻声说,“你明白么?”
原纯在架空设定的荆棘王座中是西泽尔·博尔吉亚的妻子,政治联姻,很骄傲也有资本骄傲的东方公主,她的权谋和剑术都很好,是西泽尔的得力帮手。这些人设我大概会沿用,但同时伊丽莎白也有saber温柔与坚定的一面。
单从她的名字上来看,她最像的应该还是伊丽莎白·都铎,那个不乘马车而且骑马巡游全国的海盗女王。
设定成了学霸是为了让她进入剑桥天体物理系做准备,这完全就是我个人的爱好了。



相对的,玛丽的原型是苏格兰的女王,玛丽·斯图亚特,比伊丽莎白一世小六岁的侄女(?)。
即使是单从历史上来看这也就是一个玛丽苏……虽然颠沛流离一生的女王也很惨,但就是喜欢不起来。
这个妹子在本文中就是一个好人,或者说白莲花,我不喜欢这种性格的妹子,不过她倒是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



【内含重大剧透】这个故事的雏形(time long past)最初源自史料上的只言片语:
“(1940年)6月8日,德国海军的战列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泽瑙’号在海面上成功拦截并击沉了英国皇家海军的‘光荣’号航空母舰(当时该舰上载有两个飞行中队,其中包括许多‘飓风’式战机)和两艘护卫驱逐舰‘阿卡斯塔’号和‘热心’号,不过,就在‘阿卡斯塔’号遭到敌方巡洋舰上11英寸舰炮齐射轰击即将沉没之际,这艘驱逐舰在其舰长格拉斯福特中校的英勇指挥下,径直朝敌舰驶去,并发射了一枚鱼雷,击中了‘沙恩霍斯特’号。阿卡斯塔号上唯一的幸存者是位名叫卡特的一等兵,他在北海海面上依靠木筏漂浮了三天后获救,后来他回忆说:‘当落入水中时,我看见了我们的舰长靠在舰桥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雪茄,然后点燃了它。我们大声对他喊叫着,让他到我们的木筏这里来,但他却对我们挥了挥手,说了一声‘再见,祝你们好运’就随船沉了下去——一个英勇的生命就此终结。’”
帅爆了!!不觉得么?
于是后来我开始写time long past,夜露晨光的前身,有一段话我还没有写到那里就把全文坑掉了,在这里放出来:
        “我这种人,唯一的生存之道,大概也只剩下死亡这一条了吧。”这句话是那么的轻,乘着海风就要掠走,连带着一个除了疲惫不带任何感情的浅笑。
        后来我终于想清楚了,当你付出一切透支生命去完成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时,那件事就已经成为了生命之意义所在。
        我想清楚这一切的时候,荡着小舟,隔了很远来眺望这个男人的影子,他还像今天一样,靠在夕阳中的舰桥上,缓缓点燃一支雪茄,连姿势都几乎没有变化。我看着那个男人在巨大的落日轮廓里显得纤细渺小的剪影,在那一瞬间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只消回望那么一眼,便也是他的一生了。
        几乎令人潸然泪下。


下面是忏悔:
我真的不该写这个写到一半去补终结的炽天使以及六周目刷鲁鲁修……感觉被前者毫无逻辑的剧情影响到我也开始脑残了,被后者神速发展的节奏带动我也开始自由发挥赶到飞起……都是我的错,自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了满嘴跑火车,一下就代入了阿瓦隆……梅林是fate设定中的梅林,但他给我感觉其实更像九州中的原映雪,果然我九州脑残粉晚期没救了……
体会到了“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我会说某些片段来自我和我哥的日常么?【秀完恩爱顶锅盖逃走】

评论
热度 ( 4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