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夜露晨光 13

下一章就开大,这一章还是日常,所以且行且珍惜
另外『依莱恩传奇』中的主干部分我似乎都剧透完了,所以暂时不写这个,『春之协奏曲』完了之后让我歇几天,兼职晒得跟碳一样
 

————————————————————
Chapter.09 春生
        马车的车轮碾过石子时颠簸了一下,亚瑟抓着窗框,还是有些摇晃,这辆长厢马车就是为了轿车不能走的小路而准备的,这种小路走的人少,路上磕碰的地方也多,但是要去威廉在乡间所购置的那间宅子也只能沿这条路了,或许这就是那间宅院异常便宜的原因?
        威廉就挨着他坐在车中,斯科特和帕特里克坐在他们的对面,各自阖眸休息,今天为了来看这间新屋全家都起了早床,除了“母亲”,依莱恩借口身体不适留在伦敦西区的子爵邸了,她抢占夏洛特的身体就是为了搅弄风云,在尚未拉拢到位高权重的盟友之前魔女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亚瑟也就没有留下随时监视。
        早春的风透过窗灌进来,纵使是锦缎面料,扑打到脸上也不很舒适,亚瑟干脆把窗帘拉开,任寒风携着春意扑面而来,自从依莱恩夺取夏洛特的身体,他许久未曾如此轻松了。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从风中捕捉到了雨后泥土的气息,还有新生青草的味道,这是万物生发的开始,也许一切就要跟着春风变好了。
        亚瑟相信夏洛特的意识没那么容易就被魔女彻底驱散,应该只是陷入了某个地方,就像他在阿瓦隆中的时间,自己的意识也是不能驱动身体行动的,但只要夏洛特选择从那个虚幻的空间中走出来,夺回控制权应该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趁着自己的哥哥们都在闭目小憩,他环视了一遍,威廉即使睡着,也可以看出他并没有真正陷入了梦境,也许只要亚瑟动作稍大一些他就会立即醒来,不知道夜间他是否也如此浅眠;斯科特和帕特里克是真的睡了,斯科特的头磕在厢壁的木板上,帕特里克则顺势枕在斯科特的肩膀上,只是看他们的表情也说不上是安然的睡眠。
        说起来很久没和他们好好的在一起聊聊天了,开春以来威廉一直都很忙,斯科特从法国回来后就进入了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①的预科班学习,军校向来是全封闭式管理,他难得回一次家,至于帕特里克,除了吃饭时能看见他,其他时间要找到他只能去他的那间书房,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写些什么,作业总不会有那么多吧。
        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疲惫。但这些就是我要守护的人,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他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倦意一阵阵的从脑海中翻涌起来,亚瑟觉得自己的意识像一条暴风雨中的小船。也许下一刻就要被睡眠的海潮吞没。局面依旧是岌岌可危,但是他思虑的时间不能来自于被过分压榨的睡眠时间,这样下去这幅身体绝对撑不住。亚瑟也有些后悔没能更早的接触剑术,他幼年时本就体弱多病,现在不仅基础比同龄的男孩差一大截,身体还过分虚弱,在长时间思考之后,困倦感总需要长时间的睡眠来恢复。
        他终于撑不住,任眼皮盖住了黯然的绿瞳,或许他能在梦里再去阿瓦隆一次呢?这样就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了。
        抱着这样的希望他放松全身,坠入黑暗,却还是一觉无梦。

        “夏洛特真的是一位很优秀的先知,对她的预言做出了稍许改动的我……我的心,是不是变软了?”
        夕阳映照下的孤岛,轻袍缓带的男子抚着灵柩轻声问。
        “不,让他活着,是我的心变硬了吧。”
        他又轻轻的笑了,这一次,落日彻底的沉入海平面,孤岛一瞬间被黑暗笼罩。

        斯科特打了个哈欠,抚摸着他的荷鲁斯,这匹久未见到主人的骏马一面吃着草料,一面用脸侧蹭着斯科特的掌心,毕竟是他从小马驹养起来的,这么多年的感情也不是一年没见就会消弭的。
        “记不记得亚瑟说过他想要一匹小马的事?”
        他抬头,发现是帕特里克,这句话让他想起差不多一年前的那一天,心中略略有些不快。
        “反正威尔买的这块地还带了一片草场,再养一匹马也没什么问题。”斯科特回答说。
        “我都准备好了,等亚瑟今年过生日就送他一匹小马驹吧。”
        “你哪来这么多钱?”斯科特皱了皱眉毛,“平时自己没好好吃饭节省的么?”
        “怎么会,那也不够啊,我自己试着写了些故事,还算有点收益。”帕特里克笑着说,但是这个笑容无法令人放心,那里面含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斯科特看着这个弟弟的笑,想起了十一岁时的自己,那时他可绝不会心血来潮自己想办法去赚钱,苍绿色的眼眸暗了下去,“是我和威廉的责任吧,你原本没必要这么辛苦……”
        “不,这只是我自己的爱好而已。”帕特里克回答道,“作为亚瑟的兄长我们有相同的责任,近来他的状态一直不好,有时紧张得神经兮兮,有时又像是病了一样的没精神,总得让他开心起来。”
        “是啊,所以威尔才买了这间宅院,听说他去年跟着温亚德伯爵收益也不错,我只希望我们能换个会做法国菜的厨子。”
        另一个声音说:“哥哥你的口味在法国的时候被惯着了吧?”
        两人转向声源处,是亚瑟走了过来。
        “亚特没听到我准备送你什么吧?”帕特里克问。
        “没有,等送到我这里来的时候还可以说surprise呢。”亚瑟微笑着说,脸上并没有帕特里克刚刚提到的疲态,他庆幸自己在马车上没有强撑,好歹是睡了一会儿,否则恐怕哥哥们都要担心。
        担心这种事,什么作用都没有,徒增忧虑罢了,亚瑟现在可以说是深有体会。
        他已经被他的哥哥们保护很久了,是长大的时候了,现在有些事,他需要自己去做、也只能自己去做。
        “看来是昨天休息得很好啊,”斯科特摸了摸他的头发,“精神不错,今天下午就继续练剑吧。”
        “好啊,哥哥陪我么?”
        “当然。”斯科特面朝暖阳,笑着回答说。

        “依莱恩,你不想见我对么?”她听到从包中的镜子那里传来一个很轻的叹息。
        “是的,我已经遵守了不伤害你儿子的约定,你没有理由不满,毕竟你是为我而生的。”
        “不,你想要毁掉亚瑟,只是困于尊主的维护没能得手而已,这不算守约……”夏洛特的声音还是轻轻的,这说明她的意识已经十分微弱了,“我在出生时确实是作为容器,但是我自己并不认同,并且已经走上了另一条路……如果不是伊莱亚斯过早的离开,你不会得手。”
        “那又怎样,你现在没办法反抗我不是么?”依莱恩对着镜子涂上猩红的唇彩,“我还得感谢你生了这样一张漂亮的脸蛋,这对于我的计划推进有大作用。”
        “不是千年前了,依莱恩。”
        “所以呢。”
        “现在这时代属于人类的科技,不属于精灵的魔法。”
        “嗯,你说的没错,魔法世系的血脉基本都断绝了,除了已经凋敝的安布罗修斯家,欧洲大陆上难觅魔法的踪迹。”依莱恩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满意的左右细看,她已经基本完成了今天的妆容,依旧是妖艳的风格,她接着说:“但是美貌与阴谋依然是时代的通行证不是么?”
        “我要说的,其实也不是这个,而是关于你‘曾’信奉的那位神。”
        “抱歉我听不懂呢,大美人,我现在要借用你这张脸出门去寻找盟友啦,有什么话晚上回来再说吧。”语毕,她还向镜子中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
        走到了门边,她从包里掏出那面她曾寄身其中的镜子,扔到了床上,又补上一句:“哦对了,也许我今晚不会回来,抱歉啦。”
        “依莱恩,直到现在你也还是那位神的信徒。”
        就在她快要带上房门时又听见了夏洛特的声音,依莱恩默默驻足,抚了抚整齐的额发,终于是又坐回了床边,摇响了召唤仆从的铃铛。
        片刻后,爱丽丝上楼来了,她吩咐说:“去帮我给希金斯侯爵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身体不适不去赴约了。”
        镜子中的夏洛特听见了,丝毫没有吃惊的表情,她稍稍定神,有些胸有成竹的感觉,在爱丽丝离开后她说:“你还恨他,就像你恨那个教皇、恨世界。”
        “是我不慎让你看见了这些么?”
        “总要有些交换,你获得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我了解了你的过去。”
        “但你凭什么就认为我还是神的信徒呢?”依莱恩将反扣在床上的镜子举起来,她看到那里面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我现在对他只有仇恨。”
        “你仇恨他意味着你还相信那个子虚乌有的神明啊,所以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依莱恩,就算你能成功挑起战争,曾经故国的几十万条人命也不会回来,只会让更多的人体会到你曾体会的痛苦。”
        “确实如此,可是,我难道要放弃么?”她问,表情平静安宁,就像曾经的夏洛特,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吧,“不可能的,我不是为了我一个人活着,如果我就这么死去他们又为什么要救我出来呢?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有家庭,没有牵挂,只有执念而已。”
        “你觉得,仅靠一个虚妄的执念能让你坚持多久呢?”
        “我已经坚持了一千多年,不在乎再多几个零头。”
        “放弃吧,你的过去已经足够沉重,未来又是那种不可捉摸的东西……”
        “夏洛特,”魔女打断了她,“你变坚定了,也不再恐惧我了,这也是交换的代价,对不对?”
        “我只是觉得曾经自己对你的理解有误而已。”
        “不,你是在可怜我……但是我痛恨有人可怜我,魔女明明是令人敬畏的存在不是么?”她扶着额头,低低的笑,“我怎么觉得我输了呢?现在居然变成我怕你了……对,只有因为拥有,才会害怕失去。”
        她把镜子掷了出去,金属的边框碰撞到实木的古董梳妆台,发出了玻璃碎裂的响声——那面用于沟通的镜子碎了。
        “无论如何,我相信自己的预言。”这一次,夏洛特的声音来自于她的内心深处。
        是啊,在预言这件事上夏洛特从未失误,但她还是得选择放手一搏,赌一赌梅林会站在她的这边,这样的话,未来还有被改写的可能。
        未来……这个词本身就让人绝望啊。

        亚瑟一面后退一面挥动着伊丽莎白送给他的那柄佩剑尽力格挡,斯科特还是很轻松的样子左右挥剑,他用的是重剑,剑脊又被特意加厚过,每一次砸在亚瑟的佩剑上都让他的手腕震痛,他不得不在格挡的同时后退,几乎就要退出圈子。
        就在最后一刻斯科特收手了,他挽了一个剑花收剑回鞘,自己踏出了圈子。
        “亚瑟你要多喝牛奶,身高不够的话,对方只要不断劈斩压制你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他评论说,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我知道了,但是哥哥你也说过,让我练剑只是为了锻炼体魄,你什么时候能教我枪法呢?”
        “这个还不简单么?你等我一下。”斯科特自顾自的朝停放马车的地方去了,途中和留守这边的几个仆从说了几句话,不一会儿他们搬来了靶子,斯科特也从马车上拿下来一对老式的燧发枪②,他递了一支到亚瑟的手心里。这柄枪比起武器更像是收藏品——深红的实木被濯银包裹,饰以象牙,其上雕刻着双翼的天使,修长的枪身与枪柄弯曲的弧度都极尽优雅,被磨得光滑的枪柄充分显示了它的年代感,恐怕真的是父亲的藏品吧……
        “是温亚德伯爵送给我的,去年的圣诞节我不是说玛丽送了我礼物的么?其实是温亚德伯爵托她给我的,就是这一对燧发枪。”斯科特解释说,亚瑟想起了去年那个时候斯科特取出给威廉看的丝绒袋子,点了点头。
        “这样啊,恐怕很贵重吧,我只是想要哥哥教我枪法,可以不用这个。”亚瑟想要把枪送回去,斯科特却已经开始装弹了。
        他取出配套的弹丸,用浸过了油脂的鹿皮裹好,将其推入弹道,又用同样精致的木榔头敲打弹棍,直到确定枪弹入膛,才平端起枪身,凝神注视着远处的靶心,瞄准之后扣动了扳机,伴随着一声枪响靶心周围多出了一个弹孔。
        斯科特把子弹和其他工具都交到了亚瑟手上,“你自己先试一试吧。”
        亚瑟依照着他刚刚的样子填弹入膛,端枪平视,斯科特纠正说:“注意后坐力可能带来的弹道偏移,双手握枪,手腕一定要稳,不能抖。”亚瑟按他说的一一调整好了,扣动了扳机,靶子上又多出了一个弹孔,只是偏得有点远,他放下了手里的枪,觉得略略有些耳鸣。
        “第一次能不脱靶,挺好的。”斯科特说着,揉了揉亚瑟头顶的发旋。
        远处的那间宅子里,二楼撩起的窗帘又被放了回去。
        “帕特,你不跟着他们一起去玩么?跟着我闷在这里干嘛?”威廉从窗边走回书桌前,趴在红木书桌前的另一个红发男孩还在奋笔疾书。
        “这是我的兴趣,我只是和他们兴趣不同而已,并不是在委屈自己。”他说,没有停下手中的笔。
        “跟这里比起来生活在伦敦就像是在呼吸沙子,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灵感不会更多么?”
        “哥哥你没必要赶我到外面去,在车上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我想先把它记录下来,才不会忘记。”
        “什么梦啊?”威廉问着,给自己和帕特里克各倒了一杯红茶,“很有意思的样子。”
        帕特里克赶着写完了下一行字,端起威廉递过来的骨瓷杯泯了一口红茶,说:“我梦到了一个中世纪的故事,魔女和骑士,还有魔法师、教皇,很多很多的人物,我梦到……很多人最后都死了……”
        “……为什么?”
        “细节我现在不记得了,所以才要把记得的主干情节记录下来,感觉会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不过也很悲哀。”
        “悲哀?”
        “嗯,所有人都很悲哀,无论是欺骗者还是被欺骗者,无论是设局的人还是最终落入圈套的人……可是故事中他们的样貌、名字,我居然一个都不记得了……哥哥,你说人为什么不能彼此信任呢?”
        看着自己弟弟此刻还纯净得像是青空的双瞳,威廉不知道该回答他什么,是世事难料、人心易冷?还是角度不同、看法不同?
        都对,但都不尽然,可是谁又能全面地回答这样的问题呢?
        “没事的,还有我,我会……相信你们!”他犹疑了片刻,终究没敢加上一个“forever”,威廉只能保证自己言出必行,但他又怎么知道未来的事呢?就像那个问题无人能答,有关永远的誓言也无人可以立下,立下了也不会有任何凭据,那又为什么要立誓?
        在这个园子里的花都已经开始抽条生长的季节,总让人认为迷雾背后的未来也并非一片绝地,或许就如同大地回春时新生的绿意,新的希望、新的选择正在悄然出现,但同时也请不要松懈,越是阳光炽烈,阳光背后的阴影也就越是漆黑。伴随着新生的,永远是死亡。

——————————————————————
①: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Royal Military Academy Sandhurst )是英国培养初级军官的一所重点院校,也是世界训练陆军军官的老牌和名牌院校之一。它曾与美国西点军校、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以及法国圣西尔军校并称世界“四大军校”。【以上内容来自百度】这所军事院校有没有预科班我不知道,但它是用来培养初级陆军军官的,招生范围是中学生,并且要求在入学前有一定军事基础,斯科特是不会从这里一毕业就进入军部的,因为他未来是个海军。(我就想吐个槽在百度上找英国的海军院校好难…位于苏格兰的就更难了QAQ)
②:燧发枪发明于十六世纪中叶,在本文的背景年代里是早就被淘汰的东西,所以才说是古董,但我就是喜欢这种枪,形制太好看了!!以及从后文可以看出这种枪的填弹方式十分复杂,并不能适用于战场。

评论
热度 ( 12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