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九州多cp】捉影 02

有的时候觉得单数章节和双数章节根本不是同一篇文,cp根本不一样😂强调一下,双数章节是回忆!回忆!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前方高能(重说三),我在想是不是下一次我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就无证驾驶了😂
我自己写的时候全程😂这个表情,真的😂
以及很多cp 01发出来的时候都没说😂
写这个的时候在听my heart will go on和when you love me

——————————————————————
02.
        银制的刀叉切割着小块的西芹,偶尔磕碰到骨瓷盘发出清脆的响声,餐厅内舒缓的音乐伴随着这样偶尔的撞击声,别有一番趣味。
        “姬野,其实你并不习惯在这样的地方吃饭吧?”吕归尘问,他的脸被头顶的九支铜烛台镀上一层暖光,衬得含有抱歉意义的笑容格外柔软,“对不起,本来只是出来玩,没想那么多就选了这一家。”
        那盏巨大的烛台就吊在他们两之间的那块天花板上,摇曳的火光把隔在他们之间的桌子照得暧昧不明,其上的各色菜品也色调偏暗,倒是银制的餐具反射着光线,亮得晃了人的眼睛。
        姬野放下手中的餐具,把它们搁在盘子沿上,说:“没事的,以前在国内父亲带我吃过几次。”
        “那都是你多小的时候了,还记得啊……”吕归尘目光暗了暗,“你现在一个人在国外学习,平常我们聚餐都不去,多久没吃点好的了,要不要多点几个菜?”
        “不用了,”姬野顾虑到贵得惊人的标价,缓缓的说,吕归尘看见他低垂了眼帘,在头顶的烛光把睫毛的影子投下来,挡住了他那原本就深不见底的黑瞳,“一顿饭而已,不用花太多时间吧,吃完饭我们还有别的计划呢。”
        “嗯对。”吕归尘叼着勺子回答,毕竟也不算是正式场合,他在这家巴黎街头的餐厅就比姬野自在得多。
        接下来没有人说话,吕归尘很认真的在解决他喜欢的菌汤,姬野则是小心地切割着羊腿肉,以防再次碰到盘子发出声响。一旦安静下来,他们都不由得凝神去听餐厅音响里放着的音乐,姬野不懂这些,在他听来就是一个女人在由高复低的哼唱着无意义的拟声词,悠远中透着哀怨,不过低沉回旋的曲子也让人的心神十分宁静,还算得上舒服。另一边的吕归尘则是已经听得有些入神,手中的勺子被放下了,他闭上眼睛靠上靠背侧耳倾听。
        “Il dolce suono
        “Mi colpi di sua voce!..ah, quella voce...
        “M'e qui nel cor discesa
        “Edgardo! lo ti son resa
        “Edgardo! ah Edgardo mio!
        “Si, ti son resa!
        “Fugiti io son da' tuoi nemici
        “Un gelo mi serpeggia nel sen...!
        “Trema ogni fibra!...Vacilla it pie!
        “Presso la fonte meco t'assidi alquanto
        “Si, presso la fonte meco t'assidi……”
        吕归尘睁开眼睛说:“一开始听前奏就觉得调子很熟悉,真的是我听过的,Gaetano Donizetti的Lucia Di Lammermoor ……”他撑着下巴想了想,“是Inva Mulla Tchako这一段。”
        “阿苏勒你说的是法语吗?我怎么好像没学过这几个单词?”
        “是意大利语啦,这两种语言同为拉丁语系所以是挺像的,”吕归尘笑了笑,“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会意大利语,只是因为我大哥挺喜欢意大利歌剧的,我也从小就听他放拉美莫尔的露琪亚,才会背这一段歌词的。”
        “你哥哥的兴趣真广泛,从法国的酒到意大利的歌……”
        “没有啊,喜欢波尔多的是我的三哥,说起来也是,我是不是应该给他带一瓶回去?”
        姬野放下手中的刀叉,这一次是放在餐盘的两侧,这表示他已经吃完了,他抬起头看着那盏九支烛台,想了想,回答说:“不用了吧,你哥哥那种身份,知道他喜欢这个的人很多,逢年过节都是收到手软的。”
        “你很懂啊。”姬野把头转回来,却发现吕归尘居然已经叫来了侍者,账都结了,侍者把小费中吕归尘特意放进去的几张人民币挑了出来,用大头钉钉在柜台后面的墙上,一一看过去,怕是世界各国各种面值的货币都全了。
        “情况确实是你说的那样,不过我这个做弟弟的既然到了法国,就算是买成了他不太喜欢的品种也要给他送去,我送的是心意。”
        “先不谈这个,阿苏勒,我们该AA的吧。”姬野皱起了眉头。
        “我就知道姬野你是会纠结这种小事的人,”吕归尘已经提起了他的小牛皮箱子,拽着姬野的手把他拉到了外面的阳光下,“自从你后母接手你们家的财政大权你就很少有够用的钱了吧?周末不去聚餐是因为要兼职好凑齐生活费,课后连咖啡都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喝,这些我都知道了,大宗主,有困难就应该上报组织,我、羽然、息辕……我们哪一个养不活你了?”
        姬野直视着面前的吕归尘,似乎他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退后了一步,而姬野只是看着他,感受着握住他右手的微凉体温,“我还有手,能自己养活自己,不需要你们帮忙。”终于姬野抽回了被吕归尘抓着的手。
        “羽然说的对,水牛就是水牛,拉都拉不回来……”吕归尘叹了一口气,微笑着继续说,“既然如此,就当是我雇佣姬大公子陪我来法国一趟好了,除了往返机票其他都是我这个雇主负责,不过这样就没有佣金咯。”
        他重新握住了姬野的手,拉着他在法国阳光下的街巷穿行,这一次姬野没再挣脱开,而是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哪有这样的啊……”他也笑了,“要去买酒的话我们要不要拦一辆车?”
        “好啊,那就麻烦我的员工了。”吕归尘回过头来说。

        羽然收拾好了自己的背包,拉着箱子走出宿舍,西门她们已经先走了,她是最后一个,所以顺手锁上了门,她看了一眼扣在左手腕上的腕表,刚刚下午两点三十七,离登机的时间还远着,不如在学校多逗留一会儿,好过一个人在机场百无聊赖。
        思及此,她转了个方向,走向他们天驱社团活动室所在的那栋小楼。
        她把箱子交给还未离开的工作人员暂时保管,只背着包上了楼,走到活动室门前准备找钥匙,但突然想到活动室的钥匙被她收拾到柜门钥匙那一堆里面了,现在估计正在她的旅行箱里被不知多少衣服压着,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下楼去找钥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拧动了门把手。
        门居然就这样开了,里面还有其他人么。
        一进门就听到了一个男声:“羽然你还没走吗?大宗主和尘少主呢?”是息辕,他从桌子下抬起头。
        “你在干嘛?他们两个一大早就走了吧,说是趁放假去法国转一圈。”
       “唉,这是阿苏勒第一次出去玩不叫我们,他也跟着姬野学坏了?”息辕捧着脸坐在了桌边,他把捡到的“恋人”拿给羽然看,以示他刚刚在做什么,然后把塔罗牌递给了另一边的西门也静,羽然这才注意到西门也没回家。
        “西门也在啊,水牛和乌龟一起出去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羽然,我们也一起出去玩吧!”龙襄正好推门而入,“我们一起出去假期旅行也不奇怪对不对?”
        跟在龙襄后面的项空月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我们天驱什么时候变成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的社团了?”
        西门对着项空月晃了晃息辕刚刚帮她捡到的“恋人”,解释说:“今天的例行占卜。”
        “项空月你怎么来了?”息辕问道,“教宗教的那个古教授不是总是给你布置论文么?”
        “什么古教授啊?息辕你记不住人家的名字吧,而且我又不是学宗教的,只是觉得感兴趣选修了而已,怎么可能临到放假还找我写论文?”
        息辕挠了挠眉毛,“你不觉得他姓氏的发音很像‘古伦俄’的么?算了算了,我们这七宗主除了在法国浪的那一对都齐了,不如照一张相?”
        “现在?不是差两个人么?还是最重要的两个。”羽然皱起了修长的眉,她是准备回莫斯科的,不仅头发图方便没梳好,穿的也是偏中性风格的T恤,这太不符合萨西摩尔·雷克斯在苏黎世一贯的女神形象了,要是这张照片被拿去招揽明年的新人……那真是惨不忍睹。
        “明年我就大三了,要开始实习,你们再见到我的机会可就少了,真的不照一张相片留作纪念?”息辕问。
        羽然没说话,她庆幸自己没有把梳子和镜子放到旅行箱里,坐到一边拿出了梳妆镜开始梳头发,之后西门也接过梳子把过长的银色刘海梳到一边,男孩子们也开始安静地整理仪容。
        当他们看到息辕扛来了姬野的三脚架和单反相机后,不约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记得曾有一个会说几句中文的瑞士学长想要加入他们的社团,来得不巧,恰逢只有姬野在活动室里调试他的单反,学长也会那么一点摄影的技巧,看到姬野的调试方法并非最适合人像摄影的便指点了几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抢过了姬野的相机想要手把手的演示给他看,悲剧就此发生……等到项空月上完他的选修课进来的时候,只看见学长兔子一样从他打开的门缝里冲了出去,而姬野捧着他的宝贝单反坐在桌子上,微微喘气。
        其他五个宗主所能知道的也就是项空月的描述——“眼睛里安静燃烧着黑色的火,但只让人感到刺骨的寒意”,以及姬野传遍整个学校的鬼畜单反之名。
        也许吕归尘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要是他们去问他,他就只是笑而不语了。
        “狼狈为奸。”龙襄曾经这么评价这两个人,然后羽然说:“这难道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
        “乌龟可以嫁给鸡么?”少将军表示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正如当他扛着姬野的宝贝重新出现之时导致彻底冷场的众人懵。

        “我们要不要给羽然他们也带一点礼物,总感觉我们两个单独出来他们几个会生气的啊。”挑完了给哥哥们的礼物,吕归尘对着姬野说。
        “算了吧,现在已经放暑假了,要给他们买我们还得保存一整个暑假。”姬野说,吕归尘买的大包小包都是他在提着,这也是为了他自己着想。
        “总感觉我们已经导致了民怨沸腾……”
        “为什么?”
        轻轻松松走在前面的吕归尘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把双手搭在姬野的肩头问他:“你真的不知道?”
        姬野看着那双他已经无比熟悉的眼睛,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真不知道。”
        “好吧。”吕归尘摇了摇头,又笑了,从姬野手里抢过几个袋子,“我还是帮你拿一点吧。”
        谁帮谁啊?姬野在默默腹诽,但还是追了上去,他记得,下一站是在法国不能不去的埃菲尔铁塔,站在那种高度鸟瞰夜间的巴黎一定是一种享受,姬野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嫌麻烦没带单反了。

        姬野放下了手中的袋子,问道:“阿苏勒,按计划我们现在是应该去……”
        “你想提着这么多东西游遍整个巴黎我也没有意见,”吕归尘从纸笔间抬起头说,“不过长时间放在太阳底下红酒也会坏掉吧?”
        “你现在在干嘛?”姬野好奇的凑过来。
        “完成我的旅行手账,姬野你要不要也来写一点?”
        吕归尘说着,突然回头,没想到姬野就趴在他椅子的靠背上,他的鼻尖都几乎擦到了姬野的,两道视线也碰撞到了一起,都有些混杂了期待的慌乱。他稍稍往后靠了一点,但还是能感受到姬野呼出的气流,脸上有点发热,于是干脆闭上了眼睛,让出了决定权的同时也是抛出了一个烂摊子,他知道自己不敢决定的事姬野同样难以抉择。
        他的手在眼前的一片黑暗中摸索,却听到咔哒一声,是姬野替他拉灭了台灯,随后吕归尘感到自己的手被拉灭台灯的手捉住,这下是彻底的黑暗了,对他对姬野都一样。
        他终于有勇气睁眼,却看到了意外的光明,那是倒映在姬野黑瞳中的巴黎灯火。他想起他们并没有拉上窗帘,那么这灯火就是从窗外照进来的吧,他在想在姬野的视野中自己的双瞳是否也是这么亮,还有姬野的单反会不会被息辕他们玩坏,他在想那家餐厅的菌汤有些甜,天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这种汤里放糖……那两点深渊中的光明越靠越近,随着温软的触感落在唇上,所有的思维散尽,万籁俱寂,他重新闭上眼睛。
        灯重新拉开时两个人都在喘气,算起来他们这段超越友谊的关系有三个月的历史了,但真正从行为上“超越友谊”这还是第一次。
        吕归尘转了回去,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他刚刚看见姬野的脸也是红的,于是他决定继续之前的话题来躲避尴尬。
        “姬野,你不记一笔吗?”吕归尘递出了手账本。
        “不用了,”姬野比吕归尘更快的冷静下来了,“我有点后悔没带单反,我们一路走过来很多角度都很适合摄影。”
        “我刚刚就在想,你说息辕会不会给你玩坏了?”
        “……刚刚?”
        吕归尘忽然意识到他这么说实在是容易引起误会,他想解释清楚,但是他说话一快就容易结巴,人越是紧张越严重,“没有……我是说在灯灭了之后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不用解释了,补我一次认真的吧。”
        灯再次灭了。
——————————————————————
那个歌剧是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其中的选段,香烛已燃起,我手机里下载的小语种歌至少够我再装十几章的13
心疼少将军……那两个人自己在巴黎浪居然还不让少将军玩♂坏单反,真是太坏了
自己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瑞士学长跑掉之后姬野会微♂微♂喘♂气,感兴趣的筒子请自行咨询尘少主【滑稽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