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夜露晨光03

原谅我在妹妹家码字的速度,先放一小半……各章节长度不同,可能差别特别大……比如说这一章,因为有回忆所以可能很长。
您的好友【剑桥学神】上线23333
下国际象棋从来赢不了哥哥的我向茨威格《象棋的故事》以及马克·李维《第一日》致敬
啊抱歉忘了说此章并不关苏英什么事😂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

Chapter.03  The black queen(I)
        象牙的棋子被一枚一枚摆上棋盘,是上一次没能下完的残局,威廉记得一周前的这局棋停在了一个关键的位置,如果能把握住机会,那么他必胜无疑。
        他拿起白色的国王摩挲着,象牙带有一种奇特的温度,那是木制的棋子所不具有的手感。这套国际象棋是老温亚德伯爵传给如今的温亚德伯爵的,也就是他已故父亲的挚友——阿尔贝特·温亚德的珍藏。
        温亚德伯爵是个贵族商人的同时也是个收藏家,这两者并不矛盾,他的书房里摆放着远东的瓷器,会客室里则熏着印度的香料,听说他的收藏室中还有精美的东方漆器、名家字画,各色瓷器更是数不胜数。但比起他的东方收藏,威廉还是更喜欢他的传家宝。
        也就是这一套因长期的使用都已经有些磨损了的国际象棋。
        威廉第一次接触这种智力游戏还是在五岁,他的父亲伊莱亚斯和温亚德伯爵下棋时他就在一旁观察了几局,那时亚瑟还未出生,夏洛特却染上了轻微的风寒,女仆来找柯克兰子爵说夫人的医师预约事项,伊莱亚斯也就暂时离开了,而等到他回来时威廉已经顶替他的位置下完了那局棋。
        温亚德伯爵笑着说,老朋友,没想到你的儿子这么有天赋,第一次下棋就与我不相上下。伊莱亚斯思及他之前的布局,觉得阿尔贝特中招是早晚的事,和局简直是一种失败,便没有多在意,可等到温亚德伯爵走后他看到威廉一个人复盘研究那局棋时才发现,他的布局其实已经被温亚德伯爵看穿了,威廉是在他失掉了先机的情况下达成的和局。
        虽然温亚德伯爵和伊莱亚斯自己都不算什么高手,但一个没有接受任何有关国际象棋规则的教育的孩子,仅凭着观摩便能和有着多年经验的老手下成平局,也可称为是“惊才绝艳”的天才了。
        随后柯克兰子爵便为他的长子请来了教授国际象棋技巧的家庭教师,可一年之后这位老师就递上了辞呈。
        “您的儿子已经出师了。”他这么说。
        六岁以后,威廉开始了他的自我博弈。
        一开始是使用棋盘与棋子,后来则是在冥想中的棋盘上落子,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地冥想,连吃饭喝水也嫌浪费时间。
        最后还是夏洛特敲开了他的门,把她奄奄一息的长子拖了出来。之后的几年与国际象棋有关的一切都被列入柯克兰家的违禁物品名单,这直接导致了威廉的三个弟弟没有一个是这种优雅运动的能手。
        而就在父亲去世之前三个月,他重拾了有关棋局的一切,因为,他找到对手了。
        白色的主教从C1推进到G5,紧逼黑色的骑士。
        “我可以信任您么?温亚德伯爵阁下。”
        黑色的卒子无所畏惧的推进了一格,到了H6的位置。
        “当然,作为您父亲的挚友,我对他的离去表示无限的惋惜与悲痛,对于您,我也会尽力相助的。”
        “多谢……”他低着头说,像是在思考棋局。
        黑皇后从D8移动到F6,拿下了对方的一个主教。
        “那么,我就把我的信任,以及我们家手头上仅有的这部分资产交给您了。”
        白色的骑士走到C3。
        “怎么说呢……您这样倒是让我十分惶恐,作为伊莱亚斯的朋友,在他离开后照顾他的家眷是我的责任。”
        黑色的主教从C8移动到E6。
        “无论如何,我谨代表父亲,对您致以诚挚的谢意。”
        白色的主教打掉了隔壁的黑主教。
        “威廉,我们还是不要使用这种说话方式了,仪式感太重总让我忘了其实你还是个孩子。”温亚德伯爵叹了一口气。
        黑色的士兵解决了冒失的白主教。
        “但是我时刻记得作为‘柯克兰子爵’的责任。”
        白方王车易位。
        温亚德伯爵沉默了一会,说:“也对,抱歉我忘了阁下此刻的身份。”
        黑色的士兵从D6走到D5,发起了它的冲锋。
        “我没有向您示威的意思,但我希望您把我当成您的合作伙伴来看,而非孩子。”威廉解释说。
        白骑士从C3退到了E2。黑骑士重新发起了攻击,来到了王后的身边。威廉把白色的士兵从C2移到了C3。
        “我以为您会希望我就像对待您父亲一样对待您呢。”
        黑色的城堡移动到G8。
        “没有‘大人’会愿意把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当做‘挚友’吧?”
        威廉把D3的士兵推到了D4。C5的黑主教退到了B6。威廉安插的士兵吃掉了E5的黑士兵。黑王后随即报复……棋局沉默着进行,其间再无人发言。
        黑色的城堡被一只白净稚嫩的手放到H4,白王已被将军。
        “果然是太久没练习了么……”威廉离座,但没有马上离开,他的视线还落在棋盘上,他已经开始在脑海内复盘了,这是他的习惯,最后他说:“输给你了,伊丽莎白,从第十五步开始。”
        坐在他对面的女孩看起来还小他几岁,穿着深紫色的小礼裙,她红色的短发带着卷,落在后颈上,紫色的缎带缠在发间,映衬着眼窝中黯绿的双瞳越发鲜明。
        在她的父亲与威廉对话时她始终沉默着思考布局,就好像那两个人交谈的声音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
        “不,是从第五步开始。”她说。
        “伊丽莎白,纵使是天才也会死于自己的倨傲。”冷场了片刻,伊丽莎白的父亲温亚德伯爵发话了。
        威廉并没有在意这句话在教育自己女儿的发言中还有逐客的意思,他说:“好吧,确实是这样,但那时还有机会。”
        “可是你和父亲说话分心了,否则本来应该是你赢的。”
        一句话说完,她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走出了这间茶室,紫红相间的背影看上去优雅又倔强,和三年前的那个女孩略有不同了。
        三年前的伊丽莎白六岁,牵着四岁的妹妹玛丽,和父母一起拜访柯克兰家,那时这女孩牵着另一个更矮的女孩,紫色和粉色的裙子交相辉映成两朵花,同样的红发都被盘在头顶,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姐姐是玫瑰的刺,而妹妹是玫瑰的花蕾。
        同样的美,但一者尖锐,另一者柔软。

评论
热度 ( 9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