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渡口〈4〉

真的对不起,我一旦开始爆字数就控制不住自己满嘴跑火车……
然后设定已经超出江南《上海堡垒》的范畴了,其实是一开始没计划好,我错估了上海陆沉的时间,所以不得已剩下的部分设定只有靠我的想象力,此文也被我列入“有生之年”系列……来打我吧!!
我是理科生,三年没摸过政治书,平时也不关心政治,世界格局纽约峰会什么的写的不对也请打我!

===================================
    所谓离别,大概就是这样的吧?往日的阳光和风和雨露,那些画面都过电影一样闪动,你想要放弃的和你想要忘记的,一切都重新变得那么美丽。你不喜欢是不是?那么你永远也不会再看到了,你开心么
    ——《上海堡垒》
   
   
    早春的格洛斯特郡一派生机,去年冬天蛰伏在土地里的种子露出了绿色的芽尖,树上幼嫩的新叶也蜷曲着,说不定再下过一场春雨就会次第舒展开,新生的绿色带来新的希望,少了阴翳的颜色,连人的心情也跟着明快起来。
    第二指挥部的姑娘们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摆上一束束温室培养的花朵,郁金香、天竺葵、百合或者玫瑰……草木的芬芳令人放松,如果不是在办公桌间奔走的年轻人个个军装加身,已经很难看出这栋楼早已被军部接管了。
    一阵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击的声音,徒然使人跟着节奏越发紧张。苏珊•布里尔上尉从电梯里一路跑出来,斯科特注意到抱着的牛皮纸袋上贴着封条,酒红的火漆封缄。
    她没停下来和任何人交流,一路顶着众人的注目礼跑到托马斯少将的临时办公室门外,敲门、开门、再转身带上门,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咔擦一声,隔绝了门外十几道好奇的视线。
    她从身边跑过的时候斯科特装作漫不经心的一瞥——火漆上的字母是一个花体的“S”。
    在这之前他只见过这纹样两次——一次是纽约陆沉,一次是新德里陷落。
    会是格洛斯特堡垒么?
    仅仅过去了一分钟,作为注视焦点的那扇门打开了,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直视着走出来的托马斯少将。斯科特注意到他的步伐稳健,面不改色,那么出事的一定不是格洛斯特,他很难说清现在的心情,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点失望?
    少将清了清嗓子,从那个牛皮纸袋中取出一页纸,照本宣科的念诵:“公元2008年2月16日下午5时35分,中国上海陆沉。”
    聚焦在他身上的目光有些呆滞和黯淡,这是第三个陷落的城市。
    少将注意到了听众目光的灰暗,用一种振奋人心的口吻说:“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从阿尔法文明遗留的科技中,我们摸索着组装出了第一批费米粒子炮,从2月16日在北京首次启用的数据来看,非常成功——隔着1200公里的三次点射消灭了三只捕食者,另外一次全功率轰击解决了上海堡垒上空的次级母舰!”
    布里尔上尉首先打破沉默,站在托马斯背后用力地鼓掌,随后全体起立,掌声雷动。两年了,人类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里终于看到了那么一点获胜的希望,有些年轻人甚至激动得跳了起来,彼此握手拥抱,就好像已经预见到了月球轨道上德尔塔文明母舰被彻底粉碎的那一刻。
    确实是好消息,除了作为威慑力量的约束场炮火,人类拥有了第二件可以对德尔塔文明构成威胁的武器。北京堡垒的战果可称得上是这场星际战争中人类第一次有意义的反击——虽说曾经纽约堡垒一度被看做地球文明的希望,主动出击,用约束场炮火解决了多达三位数的捕食者,可代价就是陆沉,最后还引发了海水倒灌,损失惨重。
    斯科特在欢腾的人群中沉默着独立,每一个想要上前与他交流的人都被他冰冷的眼神吓退。新一代的武器既然已经研发,那么这场战争必然要进入反击阶段了,或者说,对于人类而言,这场战争到现在才算是正式开始。战争开始需要什么?需要的就是兵源……他想给亚瑟发条短信,手指已经摸到了口袋里,然而却被托马斯少将叫住了。
    “柯克兰中尉,麻烦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这个中年男人神色郑重的说,然后走到电梯那边。
    斯科特松开了被紧握的手机,跟着他走过去。
    电梯下降到地下二层,又转乘另一部隐藏在承重柱中的电梯,这是一部直达电梯,需要刷卡才能启动,金属墙面上仅有一个按键“23”,17层的临时办公室只不过是个幌子,托马斯少将真正的办公室位于这栋大楼被隐藏起来的第23层。
    斯科特环视这间偌大的办公室,中间伪装成柱子的部分应该是从22楼会议室通往天台的通道,这一层为了不被发现没有设计一扇窗户,日光灯管发出的嗡嗡声和排气扇工作的低频噪音无端让人烦躁,整个空间也没有布置一些绿色植物,说真的,这里就和斯科特想象的地下指挥部一样压抑。
    “柯克兰中尉,我现在特别把你的军衔提升为上尉,保密级别提升为A,不过这是我临时的决定,真正的授衔还要等到军部的紧急会议。”托马斯少将在办公桌后坐下了,逼视着斯科特苍绿的双瞳说。
    “需要签署新的保密文件么?”斯科特漫不经心的回问他。
    托马斯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他顿了顿,灰色的眼睛重新审视了一遍这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他衷心希望自己的洞察力还在,没有选错人。这个计划牵扯到的势力绝不仅仅是他所知道的一部分,责任没人承担得起。
    他想了想,起身泡了两杯茶,推给斯科特一杯,示意这个年轻的后辈坐在桌子对面。茶叶也是分配物资,托马斯少将是高级将领,每月估计能分配到不少,泡茶这招对亚瑟那种茶叶的忠实拥趸肯定受用,但可惜斯科特不是。而且他厌恶除了亚瑟身上外其他任何的茶味。
    “不,暂时不需要,保密协议大概和授衔一起下达,你准备一下吧,过几天和这一批的技术员一起搭乘穿梭机去伦敦堡垒。”
    伦敦?和他想象的不一样,比格洛斯特和利德尼的距离更远。
    “如果只是为了通知这件事没必要到这个地方来吧,您到底想说什么,请直言。”
    又沉默了一会儿,少将从袅袅升起的水雾后抬起头来,“费米粒子炮,对于你而言还是个新名词吧?”
    “对。”
    “那么‘瓦尔基里’V系列战斗机、‘超级十字架’空天母舰、‘参孙’太空核武家族就更加没听说过了。”
    “这些也是阿尔法文明遗留的科技?”
    “没错,这些是从两年前的纽约峰会就制订的达摩克利斯计划中预定要研发的武器,当时的计划是北美主要负责空天母舰,西欧主要负责V系列战机,东欧主要负责费米粒子炮,亚洲主要负责太空核武器。而事实上各国并没有明确的分工,除了主要负责的那部分研发工作,其他领域也不会落下,毕竟阿尔法文明遗留的科技领先了我们一个纪元,谁不想独占这样的财富呢?最后各国真正得到的也不过是相应武器的命名权。”他呷了一口茶,接着说,“北美和亚洲名义上负责的‘超级十字架’与‘参孙’是阿尔法文明留下最先进的那部分,如果选择这两项,研究进度必然会落后于其他各国,所以才会出现中国比东欧各国更早的研发出费米粒子炮的情况。”
    “我们致力于研究的是哪一个?”
    “‘瓦尔基里’,我们的女武神。”
    “成果卓然么?”
    “预计原型机今年秋天就可以试飞。”
    “太晚了。”
    “不算晚,费米粒子炮只是其中最容易的一种而已,中国这么早就研制成功并不奇怪。”
    “这就是为什么宪兵团中百分之九十的人来自空军?我们是你们选定的试飞员么?”他嘴角忽然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不,试飞这样的事另有人选。柯克兰上尉,您只需要在技术成熟之后驾驶着英灵殿的女武神去执行任务。”
    “我拒绝,您还是称我为‘中尉’比较恰当。”
    托马斯少将惊愕的看着那个刚刚被升为上尉的青年,他们的军衔隔着差不多两座山头那么远,可以说他想给这个年轻人什么样的处罚都是随意的事情,可他竟然这么决然的拒绝了军部高层发下的任命书。
    “托马斯少将,我说我拒绝,那么我可以离开了么?”斯科特没等他回答,站起来行了个军礼,径自离开他的位置,“保密协议我会签的,但是授衔就算了。”
    “说真的,柯克兰,可以替代你的人很多,这对于你来说这是个机会。”托马斯看着他的背影说。
    “不是谁参军都是为了地位为了荣誉,我只想护好利德尼的渡口和塞文河上的某艘船。”他低声说,再不回头。
   
   
    “今天晚上我可以回来。也许过几天我要被调去伦敦堡垒,我已经拒绝了,但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强制命令。别害怕,谁都没那么容易出事。”亚瑟收到的短信是这么说的。
    他放下了手中的杯垫,把针拔出来,一只橙白相间的花斑垂耳猫就快完工了。
    他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些困倦,短信中的最后一句话让他陷进了一段有些遥远的回忆当中。那时他还只有十三岁,和斯科特同一个学校,只是低他一届,那时候他们的关系既不是现如今的禁忌,也不是曾经的针锋相对,而是像任何家庭关系和谐的兄弟一样。斯科特每隔一个星期就会来找他一次,只是为了问“有没有人欺负老子弟弟?蠢毛虫别害怕告诉我”这种白痴问题,而事实上全校都知道他亚瑟•柯克兰的哥哥是附近几个街区都有名的不良,也就是因为这个他的整个学生时代都是在被孤立中度过的,再后来?他和斯科特干了一架,冷战了几年,莫名其妙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打了个哈欠,困倦感如潮水般席卷上来,也许必须去补个觉了。
    未关严的舷窗被一阵风吹开,早春的风里还带着凛冬余下的湿寒,他颤抖了一下,感到了一阵不安,这阵风猛然打散了他慵懒的睡意,就像现实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打碎梦境。
   
   
    斯科特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亚瑟打出第七个哈欠。
    “没必要等我,要是困就去睡。”他皱着眉说。
    亚瑟有点想笑,柯克兰家标志性的粗眉毛皱起来真的是很像一条扭曲的毛毛虫,他努力忍住笑声说:“我没事,本来想睡午觉结果被一阵风吹醒了,现在精神不太好……”
    斯科特突然伸手一拽,没有防备的亚瑟差点被那股力道拖到地上,他踉跄几步,直接跌到了斯科特的腿上。
    “困就睡,别强撑着。”斯科特的右手环过他胸前,把他搂住,借由这个姿势,亚瑟深切的体会到他们之间的身高差——他坐在斯科特的大腿上,只要稍稍往下滑一点就足够枕在对方的肩膀上,真是足够令人懊恼的了。
    “需要我唱摇篮曲么?我的小兔子?”亚瑟能够清晰的体会到这句话中恶劣的嘲笑。
    斯科特就是有这个本事,能悄无声息地把七分的温情藏在三分的嘲弄之下。
    “不用了我的牧羊犬,去唱给你的羊听吧。”他回击道,恶狠狠地瞪着斯科特,然后阖眸,又加了一句弱弱的“晚安”。
    他闭上了双眼,也就看不见他的兄长那苍绿的双瞳中难得流露一回的温柔与眷恋。从前没有过,以后也不会有机会。
    是离别前的最后一次了,他凑到亚瑟耳边,轻声说:“晚安。”

====================================
上海堡垒原文中有一个bug,文章开头提到伦敦堡垒已经陆沉,在文末伦敦堡垒又复活了……我取的是伦敦并没有陆沉的设定。
费米粒子炮等设定原文中只有那么一段,其他都属于我瞎哔哔的,那一段是这么说的:“ 阿尔法文明留下的超技术武装中的第三件终于上了战场,这也是 除了作为威慑力量的约束场炮火外,第一件真正能威胁德尔塔文明的武器。IBM是这种武器的承制商,IBM总裁正式宣称他们所以把个人电脑业务出售给联想是为了调集更多的技术力量为组装这些粒子炮套装工作。早在2008年的4月,第一部费米粒子炮试射成功,十三年来IBM一共组装了超过3500具的三联费米粒子炮。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这玩意儿划出的乳白色光柱在整个地球的上空飞掠,横越整个大洲做出例如北京支援多伦多或是东京炮轰伦敦上空的超距战术来。 接下来整个时代都开始变化了,各种我以前觉得只是科幻小说里面才出现的玩意儿都纷纷升上了地面或者飞上了天空,代号“瓦尔基丽”的V系列战斗机、“超级十字架”第一代空天母舰、代号“参孙”的太空核武家族……我都诧异这帮看起来慢吞吞的政客们早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就把新一代的整个军事装备仓库藏在地下了。 ”

恩,我确实把设定改了一部分……

评论 ( 1 )
热度 ( 9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