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渡口〈3〉

爆肝ing……明天要是没时间就不更了。
应该R个15吧,虽然我并不认为有什么好R的,就那么几十个字,还基本没有什么敏感词。要是lof连这个都吞我就手动再见!!
居然有一种冲动要打上堡的标签……比起APH同人我觉得这个更像上堡同人。

====================================
    “很多年以后,孩子会记得这个时代的。再没有什么时代天空这么美了,紫色的流星落下来,紫色的大丽花盛开、破碎,它的花瓣像是紫色的水向着四面八方奔流,熄灭的时候像是烛火在强风来的一瞬间。如果那时候人类还存在的话……”
    ——《上海堡垒》
   
   
    入夜后,那艘驳船总是会悄无声息地停泊在利德尼的一个小渡口,这几天亚瑟呆在下游可能没怎么回来过,斯科特发出了短信通知过亚瑟,即使并没有回复……甩开这些无谓的思绪,斯科特很清楚它的位置,提着一袋刚买来的甜点轻车驾熟地跳上甲板,把系在木桩上的绳索解开。
    亚瑟这算是生气了么?
    船舱内的人估计是听到了声响,开动了发动机,机器的轰鸣声十分沉闷,在安静的渡口里传开,轮桨搅动河水的声音都没能被盖过去——这里太安静了,入夜后确实有宵禁,但斯科特可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人。
    他推开门,把还在冒热气的松饼放在桌子上,特别留意了瓷瓶中怒放到要开始枯凋的玫瑰,拧开驾驶室的黄铜门把手。亚瑟金色的后脑勺从驾驶座的上方露出来对着他。
    “去哪儿?”他靠在门框边问。
    “格洛斯特,如果运气好可以看到烟花,德尔塔文明可没有圣诞节假期,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钻空子。”这样的轰炸现如今已经算是非常常见,每隔三五天就会有一次,但像暴动那次的高强度光流轰击短期内不会再看到了——蛰伏在大泡泡上空的那只虫子在上一次的攻击中消耗很大,它也需要休养生息。
    “泡防御指挥作战中心是不会放假的。”他忽然开始同情巴克尔了。
    “你们这样的宪兵放假了不是么?”
    “一个中尉而已。”斯科特可以明确亚瑟是真的生气了,否则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只平素毛茸茸的垂耳兔怎么会把自己的软毛立起来,伪装成尖锐的刺?
    “中尉,中尉会参加那么多高级别会议么?”亚瑟湖绿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讥讽,嘴角笑意苦涩,这是二十天来他们的视线第一次相撞,双方竟都有些微愠,以及隐而不发的忧愁。
    为什么会忧愁呢?这明明是个很好的冬夜:乌云没有遮蔽新月,几点疏星的寒冽之气并不刺骨,而是化进了柔和的月光中。从舷窗往外看,塞文河上波光粼粼,像是被罩上了一层银丝编织的纱络,两岸树林影影绰绰的退后,偶尔有几点灯火照亮松树,一闪而逝成了一抹宁谧的魅影。
    这一切和两年之前真的没有什么差别,但又好像差的太远了,远到记忆中面目模糊,远到分辨不清悲观和喜怒。
   
   
    “你今天又下厨了么?”斯科特抱着双臂靠在厨房的门上。
    烤箱里面还有几块焦黑的司康饼,整个厨房都弥漫着一股食物碳化的糊味,似乎天花板下还浮着一层缈缈的黑烟没散出去,空气环境糟糕得令人窒息。
    “你觉得呢?”亚瑟端出了一盘没有完全碳化的饼干,把那些彻底化为了一块焦炭的面粉团倒进垃圾桶。
    他其实是故意的,一个人在船上住了两年,怎么还会像以前那个小少爷一样毫无自理能力?好吧,虽然他至今弄不懂烘培的火候问题,但做出来的成品也不至于如此的惨不忍睹。
    “不用了,我买了一……”亚瑟趁机往张开的嘴里塞了一块饼干。
    斯科特没像以前那样迅速地吐出这块毒药,他以一种难以想象的平静应对亚瑟,面无表情地缓缓咀嚼,最后还真的咽下去了,评价说:“和以前一样糟糕。”
    “是么?多谢夸奖。”亚瑟恶劣的笑着,也许就和海峡对面的那个胡子大叔评论的一样——英国人的胃都是铜铸的。
    至少现在的气氛终于正常了不少。谁都不该去想未来的,“未来”这个词太不可捉摸了,何况谁知道人类还有没有未来呢?
    斯科特奇迹般地从袋子里取出了一瓶亚瑟喜欢的朗姆酒,像苏格兰威士忌这样的烈酒很难买到了,所幸这艘船在战争开始前就储备了几瓶,斯科特暂时不准备拿出来——他总不能把一整瓶朗姆酒都交给亚瑟。以往血的教训告诉他“灌醉了的蠢毛虫”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吵闹、暴力、狂躁、难以满足……他往往是通过一拳把他放倒或者是直接按在床上做/到/晕这种暴力手段来解决的。是谁说过?能够镇压暴力的只有更大的暴力。
    和斯科特预料的不同,隔着烛台温暖昏黄的光,亚瑟懒散地趴在格子花纹的桌布上,没有看酒瓶也没有看他,他轻轻捏着即将凋谢的玫瑰花瓣,扯下一片艳红如血的细细端详,烛曳影摇之下花瓣上的阴影也不断晃动殷红、紫红、浅红交替变幻,就像光流轰击之下的防御泡。随手一撕就可以毁灭的东西,是多么脆弱啊……
    液体盈入杯子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半杯琥珀色的酒液被搁在了他的脸颊边,他端起,小心翼翼的浅尝辄止,动作优雅如藏在伦敦堡垒中的那些贵族。
    酒总会驱散人的恐惧与悲伤,它是这个时代的良药。
    “情况还好吗?我是说格洛斯特堡垒那边。”
    “我不知道,这几次的会议都是在讨论准备送几个技术员进去的,恐怕是有少量捕食者入侵,死了不少人吧。”
    “宪兵团会被调进去么?”亚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出这个困扰了他很多天的问题。
    “暂时不会,”斯科特皱眉,“以后难说,听说堡垒里有几架战机,恐怕就是给宪兵团准备的,像我这样有全套飞行驾照的当然会被优先考虑。”
    暂时,是几个月,几天,还是一刻的安逸?
    “我知道了。”他低头默默啃着松饼,不再发声。
   
   
    亚瑟在强烈的感官刺激下咬上了斯科特的肩头,尝到了血液的金属味。
    他不喜欢在这种时候叫出声来,而斯科特却热衷于想方设法逼得他声带颤抖,哪怕是以痛苦胁迫。那么以牙还牙吧,他只是这么想着,就咬了上去,直到咬出血来都没有松口。
    不知道为什么,亚瑟并不排斥血的味道,甚至觉得这种气息里藏有一丝疯狂的凄美,这气息让他无比眷恋,就像晚餐时分他亲手撕碎的玫瑰花瓣,死亡与毁灭会让美的事物更美,只有试着伤害才能体会到此刻压在他身上的这个人还活着。
    而只要斯科特活着,他就会觉得这个世界也并非一片黑暗,也许还有一点点希望可以熬到光明降临的那一天。
    他忽然笑出声来,眼泪顺着眼角淌进枕被,一瞬间就被吸收了,黑暗中也看不出泪水洇染的痕迹。这样很好,谁也看不见,他还在笑着。
    “你在哭什么。”他听见耳畔的轻声呢喃,整个人都僵直了一瞬。蜡烛被吹熄了,但亚瑟忘记了关上窗户,而他正好面向光源所以看不清斯科特的脸。即使只有一点微弱的月光,也足够斯科特看出泪痕的反光。
    掩耳盗铃,他忽然想到一个东方古国的成语,再次笑出了声。
    随即他犹带着未干血迹的唇就被封住,上面的鲜血被添去,温存过后是一阵暴虐的撕咬,同样是直至对方沁出鲜血,血腥味被舌裹带着在两人的口腔中穿梭。
    唯有如此,才能予彼此以安心。你说,这样的爱是否扭曲了呢?
    无所谓了,相爱就好。
   
   
    舷窗外紫光闪耀。
    这是2007年12月25日凌晨,德尔塔文明的母舰再次拆分成无数捕食者,对格洛斯特堡垒发起如此猛烈的光流轰击。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样的强度足以让格洛斯特堡垒内部的大人物们心惊胆战。
    斯科特松开了环着枕边人的手臂,从地上拾起一件宪兵制服,口袋中的手机果然接收到了一条短信。
“837:请各部门原地预备,随时等待命令,有小规模空袭出现。”
    “要走了么?”亚瑟问。
    他其实一直都醒着,斯科特也是,他在等的是圣诞节德尔塔文明的烟花,斯科特在等的也许就是这条短信。
“不,”斯科特迅速穿上了那套军装,“底级别空袭预警而已,要求只是原地待命。”
“这算低级别空袭?”
“也许负责预警的那个人瞎了,不过感谢那个瞎子我的假期才没有结束。”对话的时间里他就已经穿好了全套的宪兵制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喂你不是原地待命么?”亚瑟也开始穿衣服,不过托某人折腾大半个晚上的福,他觉得这一过程进行的真是十分艰难。
亚瑟打开船舱的门时发现斯科特没有离开这艘驳船,他只是坐在甲板上,点燃了一支烟。黑暗中一点红色的火星显示出他的位置,时明时暗的紫光映照在静静流淌的塞文河上,美丽且哀婉。
亚瑟扔给他一条呢子毛毯,自己也裹着一条,在他身边坐下。
“我想起了南半球的星空。”斯科特说。
他还在皇家空军学院时做过的最远的飞行训练到过南美。南半球的星空是北半球远远比不上的璀璨,也许把几千几万颗碎钻洒在黑天鹅绒上才能勉强与之媲美。
“是光流轰击比不过的吧?”亚瑟轻声问。
“不,是不同的两种美。星空对于我们来说是静止的,而泡防御是流动的。”
“是么?”
一点烟雾缭绕而上,在不断变幻的紫光中更加缥缈,透过这层雾去看亚瑟,斯科特发现他的微笑是模糊的,并不欢欣也并不安然,忧愁在烟雾背后反而更加清晰。他隐约知道亚瑟是在担心什么,但是这件事也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他只能尽量拖延,或许拖着拖着格洛斯特堡垒的S计划就施行了呢?那时候就不会需要飞行员了,一座死城,还需要什么救援?
这么想也许太悲观了,在会议室里他偶然听到过几个技术干部在讨论阿尔法文明遗留下来的科技,既然这个外星文明已经帮助人类预言了德尔塔文明的到来并初步抵抗了入侵,那为什么他们就不会回来再帮地球一把?
远处的格洛斯特堡垒美如水晶堆砌的宫殿,高空中紫光水流一样倾泄,亮得泛白,落下后炸开,沿着边缘汇聚成浮空的紫色河流,而他们并肩在此,岁月安好。

=================================
那个S计划就是陆沉。

评论
热度 ( 12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