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渡口〈2〉

感觉找回了一点以前的文风了。
如果作业写的快也许今天双更?
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忘了我是在发糖……默默有点想be
顺说给亚瑟加的主角光环叫做「预言帝」

==================================
就让我是一只鸵鸟埋头在沙子里,上面的沙暴直接把我摧毁了也好啊。让我心安理得。可是为什么又要让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些线头,似乎我追着它们便可以明白一切的根源。
——《上海堡垒》

“您好,请问您是这里的老板么?”挽着一篮新鲜玫瑰的少女局促的问道。
“是的,您想要哪本书?我去帮您取下来。”亚瑟推来了短梯,他猜想女孩想要的书是否放得太高了,毕竟这里的墙面都订上了书架,有些书确实是够不到的。
“不!不用麻烦您,”女孩带着这个年纪独有的羞涩与礼貌,拒绝了他的帮助,踮着脚取下来一本书,是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请问这本书的价格……”
“如果您愿意的话,留下一束玫瑰花吧,我的花瓶空了很久了。”亚瑟微笑着说。
“谢谢!”少女抽出一束还带着露水的玫瑰,插到了木桌上一个东方风格的瓷瓶里,篮子里还剩下的一部分玫瑰被她转到一个空水桶里,“这是今天早上刚刚从我们家的温室中采下修剪过的,只要记得给她们加水,放一周都不会枯萎,那么回见了,店长先生。”
“遇到您这样的淑女我非常开心,再见。”
以物换物是驳船书店的特色,只需要一篮新鲜的蔬菜就可以换回任意一部古典或者小说,塞文河流域的其他小城市不像格洛斯特堡垒那样蔬菜肉类都供应紧张,菜价还很便宜,也就显得驳船书店物美价廉,在塞文河流域这间特别的书店已经算是小有名气,如果不是战争这么快开始,它也许还会成为格洛斯特郡的旅游景点之一。
说来也算是幸事,在战争开始前两年,亚瑟卖掉了自己手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公司,买来这艘略显陈旧的木制驳船,开了这么一家书店,终日漂流在塞文河上,那时候斯科特还会嘲笑他不务正业。而如今,他昔日的同僚们大概在赌桌上大肆挥霍自己名下公司的股份——这不算聚众赌博,纳斯达克已经宣布无限期闭市。
生活是一片布满了暗礁的浅海,有时候下船游泳或许比呆在船上更为安全。那些因触礁而翻船的人并不是不懂这些,而是被欲望诱惑得忘了见好就收的准则。
他点亮了屏幕,依旧没有新的短信。
于是他泡好红茶,端着一盘烤得并不成功的司康,走出了船舱。甲板上已经摆好了一个格子花纹的小桌子,英国难得有个晴天,不好好在阳光下享受一天中最美好的下午茶时光简直就是对这天气的亵渎。
斯科特在干什么呢?参加军部那些无聊至极的会议?无休无止的开会有什么意思?他始终觉得斯科特参加高级会议的频率高得不正常,他只是一个中尉不是么?还不是负责泡防御的技术干部,军部高层对他的保密级别一再的提升也让人不安。鲁斯和格洛斯特隔的有些远了,两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利德尼的那个小渡口这么远。他到底还是听话的尽量远离了那个紫色的泡泡。鲁斯很安全,没有暴动,却离利德尼的那个小渡口更远了——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也更加孤独。
没加糖的红茶余味苦涩,缭绕在口腔中,烤糊的司康饼不仅无法抹去更是加深了一层焦糊的苦味。在暖融融的冬阳下享受下午茶也并非是什么幸福的事情,他忽然就有了这种感觉。

斯科特坐在窗边,依旧是利德尼市中心的第二指挥部,不过是17楼的办公室而非22楼的会议室。
枯燥乏味的会议要是再开下去绝对会把在场的所有人都逼疯。
将官们只是在商议需不需要支援格洛斯特堡垒,有一部分人主张用穿梭机送进去几个技术干部而已,暂时没他们宪兵什么事。斯科特会参与这种会议也只是因为他拿到了从小型飞行器到战斗机所有的飞行驾照,22楼是这座建筑物的顶楼,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停着几架直升机,方便危急时刻把这些军部高层送走。与会的其他几个宪兵也大都持有飞行驾照,说白了,没有危机情况就拿他们当保安用,负责会场的安保工作;有意外出现他们就成了飞行员,带这群缩头乌龟逃之夭夭。
这样的工作让他烦躁。
偶尔他也会想,在利德尼浑浑噩噩的度日还不如去格洛斯特堡垒的地下指挥部,格洛斯特堡垒唯一的约束场炮火格洛斯特主炮就在那里,也许那个神秘的地下指挥部还藏在塞文河下,约束场炮火的炮管隐匿在水流之中,随时准备升起来轰击德尔塔文明的捕食者。
但随即他就会想到亚瑟,他去了格洛斯特,那亚瑟怎么办?任何具有泡防御系统的堡垒内部,通讯都是会受到约束的,也许堡垒内外的通讯一个月才有一次,亚瑟一个人漂在塞文河上,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就像利德尼暴乱一样的意外?
他可以冒险,但他绝不会让亚瑟冒险。
“柯克兰,有心事么?这几天开会就总是走神。”
他转过头,是高层准备送去格洛斯特堡垒的技术干部之一,巴克尔中尉。
“不,没有,想到了一只蠢毛虫而已。”他不咸不淡的回答。
巴克尔愣了一下,像是没能理解他的答复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充分发挥了一个话唠的本性继续说了下去:
“工作强度大谁都一样,本来呆在利德尼,我们这些研究泡防御的技术人员是最轻松的,到时候去了格洛斯特,遇上德尔塔文明轰炸通宵平衡参数都是常事,听说连续高强度工作36个小时的也不是没有。”他似乎是个自来熟的人,又或许他只是压力太大,想找个人说说话发泄一下,斯科特有一茬每一茬的和他搭着话。平心而论,泡防御指挥部确实是心理压力最大的部门——那些操作员中只要有一个人输入错了一个参数,后果对于整个堡垒都是毁灭性的。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亚瑟发过信息了,草草回应了巴克尔没完没了的唠叨,找了个借口离开办公室,一字一句地输入新消息:
“你现在在哪里?还好么?今天指挥部没有会议,晚上利德尼见。”
他没有立刻发送,而是想了想,亚瑟既然从来没有主动给他发过短信他又为什么要去干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于是把这条消息删掉了。
反正圣诞节总会放假的,他换了一条更为冷淡的信息:
“平安夜再见面吧。”
确认,发送。

评论
热度 ( 10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