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德尔塔的晨星

物理课的脑洞爆发,只有一千来字。请无视标题,那只是夏达的一部漫画集(我这个起名渣……)

由于我已经连着写了一个月的古风,还有语文作文,所以文风可能非常不正常,人设伪科幻的文风就更加不正常,bug,ooc,比比皆是。

德尔塔文明的设定感兴趣的可以去翻一翻江南的《上海堡垒》,10年的科幻,现在市面上一书难求啊!

这是一篇非常深情的情书,而且还he了!(在我的理解里这就算是he,不服来战)

——————————————————————————

献给在宇宙的各个星云间流浪的某些微观粒子们,它们曾经来自同一张纸、同一管笔、同一瓶墨水。

Dear

    夏南德说,我们还有20分钟,最后的20分钟。

    战报上已经提到了,在你离开后的两个月,德尔塔文明母舰分裂出的捕食者包围了兰斯洛特,它们的数量已经无法计算——从舷窗往外看,只有黑暗。情势似乎是比你所经历过的那一次捕食者入侵更为严峻了。

    我们已经尝试过约束场大炮的光流轰击,由于它们形成的(几乎全封闭)球形包围带有的屏蔽效果,球外是否巡徊着更多的次级母舰不得而知,可见的是,这一批变异型捕食者非常耐打,它们放弃了分泌酸液的基因而大大加强了上皮组织的硬化程度,有些甚至已经进化出了外骨骼。

    接下来我们发现这颗包围球开始加速移动,这迫使我们将才检修完毕的核动力舱启动加速,被德尔塔文明牵着鼻子走一向不是我的风格,你很清楚,但这次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兰斯洛特是目前为止人类建造的排空量最大的核聚变动力驱动星际远航战列舰,哦,定语下的真多……总之不能以区区半艘德尔塔文明母舰的毁灭来葬送我们的圆桌第一骑士。

    还有12分钟,时间流逝的太快,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在陈述战况上了,要知道作为舰长的我此刻也只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用开灯,舷窗外遥远中子星与暮年的恒星射入的光把这个没什么活力的房间映照成了地球的下午茶时光。这是一天中你最喜欢的时段,于是我在桌子对面摆上一杯红茶,这是我第一次泡茶,所以有什么程序错了也不一定,泡的是你留在这里的那一罐,没记错的话的王耀从中国带给你的正山小种。如果你就在这里,那么一定是在我对面喝着茶,一边皱着眉评论说好端端的茶叶被我弄成这个样子真是浪费,一边照喝不误,说不定还要迂回的小小赞扬几句——你的风格。然后习惯性地低头凑过来看我书写今天的航程记录。而现在我很庆幸你两个月前就已离开……好吧,我承认是有那么一点自私的惋惜,但是这并不代表什么,你离开了更好。无论对于谁而言。

    我们身处“超新星爆发”的光锥里,所以我会设想,如果是那艘诗蔻迪在这里,又会怎么样。诗蔻迪接替了兰斯洛特,成为人类科技缔造的最强战争机器,听说这艘巨舰已经完成了首次试航,即将奔赴与德尔塔文明战争的主战场。

    不,这个假设是错误的,所以整句话都错的干净——诗蔻迪装备的“命运之剪”绝不会让德尔塔文明完成合围,如果是诗蔻迪,我们将永远掌握先机。最慢还有20天,命运女神降临,德尔塔文明就会迎来他们的覆灭。我,斯科特•柯克兰,作为和德尔塔文明漫长战争中牺牲的最后一个舰长,是否会被载入史册?“他死在了胜利前夜的黎明”什么的?开什么玩笑!

    你为我感到难过么?还有5分钟,也许我可以见到你,那么我的小兔子,请允许我给你一个悠长的吻,你拒绝?那么我说我不在乎,因为那只是你一贯别扭的表现而已……而也有可能,我不能见到你,你也会为我开心,因为我遵守了承诺。

    现在我要说,我想念你,非常非常的想念,我有时会希望离去的你就在诗蔻迪上,你在命运之上,剪断命运的丝线,然后来到这个视界的光锥之内,让我拥抱你,或者仅仅是让我看见你……然而你哪儿也不在,视野内只有桌对面那杯红茶,我想我该饮尽它来为我自己饯别。瞧,世界在一点点变亮(也许那只是因为我太过紧张而产生了幻觉?),那颗垂垂老矣的恒星即将迎来它的灭亡,超新星爆发——就像《启示录》中那辆末世的战车,喷吐光焰,毁灭一切。我必须得即刻终止这份手写的信件了,我还有舰长的责任。你知道我爱你。

    哦,对不起,我忘了你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天堂也不会有邮递员,你收不着它,那么无论地狱或者天国,等着我。我会把这一切,连同你离开后的故事,一一地说与你听。

                                                   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你诚挚的,斯科特•柯克兰

—————————————————————————

诗蔻迪是北欧神话中的命运三女神之一,负责剪断命运的丝线。

兰斯洛特不用解释吧?

起名渣所以各种翻神话,还有人记得夏南德么?我们可爱的爱.丁.堡。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