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伞•后记

我想我还是得写写后记,哪怕没什么人注意这种东西,至少倾诉一下我的心路历程。

怎么说,一开始构思到此文,是从一幅图开始的,很治愈的,就是苏哥背着亚瑟,一起打着一把蓝色的伞(我的锁屏壁纸,每天都可以看见),最喜欢这种感觉了。预想的结局本来应该和它是一样的,至少一开始构思的是如此。我给这篇文列了两个关键词:伞、等待。这两个词合起来,本来应该是非常治愈的故事啊……

我前前后后大概总共用了20天写它,越写越觉得he根本不可能,苏英在那个时期,并不存在任何he所要求具备的条件,那是17~18世纪诶,不是现在,更不是未来。所以要我发糖,要么选择未来向,要么就是架空。说到这里,期待九歌吧,大概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高考过后?)就开始开坑。

这篇文遗憾很多,比如说写着写着说了许多废话,拖剧情拖到人神共愤,重修时一边看着阅兵一边赶文,导致本来要加进去的一处伏笔忘了加,是亚特赶着拿伞出门安慰阿米时匆匆忙忙随便拿了一把伞,那把伞就是日后阿米离开他的终场,苏哥给他挡雨的那把伞,如果修改成那样的话意境真的很好——我们都一样,在一场仿佛永远也下不完的雨里给一个注定不会久留的人撑伞,无论他想不想留下,你的世界永远都下着一场雨。所以说苏英根本就是活在同一个世界里躲猫猫,江南所谓「尺水之深,终不可越,那人就在你身旁,却只能空怅惘,遥相望。」加进去了恐怕会更虐,但是我很喜欢!

此文中写得最满意的一句话是「天总是在倾泄雨水,所以雨伞有了诞生的理由。」那天把这句话发在捭阖宫的群里,阿远和小倩瞬间看出来这句话里属于《涿鹿》的味道。涿鹿是一群质子与妖精的故事,他们在囚笼一般的涿鹿城里作恶或者奔跑,偶尔站在没踝的黄泥水里仰望雨后一碧如洗的天空。故事的最后,无论是软弱的神农部少主蚩尤,还是与他同名的(不太愿意承认这是一个人呐)狂魔都死去了,他们一个死在了他的女孩之后,一个死在了他的兄弟之后。

不谈这故事了,每看一次都会痛哭一次。

至于尾声虐一发,也是和江南学的,无论涿鹿、上海堡垒或者龙族(九州缥缈录因为他坑了所以暂时不算),他不都习惯在结局之后补刀么?人渣!(我是不是骂到自己了……)

悬铃木,或者说法国梧桐,是一个写作中很好用的意向,它长得很快,因为它是空心的,并且它的树汁是有比较轻微的毒性,顺说此树原产英.国西南,因为在旧时上.海的法国租界种植较多遂谬传为“法国梧桐”,此树是我在和我爹大街上聊天时他提起的,那条街的行道树就是悬铃木。我除了喜欢写白桦,就是悬铃木了,不知有没有人看出来~(笑)


——来自9月4日23:47用自制陶杯喝了二两私酿红酒的女疯子。


评论
热度 ( 4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