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苏英】6-CH4

老夫老妻模式,小别胜新婚,伪科幻,bug巨多欢迎捉虫。

嗯是的我诈尸了,这个暑假从7.21~8.10,前几天在写作业,之后还可能诈尸几次。

而且我总觉得文风怪怪的,似乎已经不会写小说了嘤嘤嘤π_π

----------------------------------

        这里……很安静,亚瑟沿着海岸线游荡,最初同来的几个科研人员都已经分散开各自采样,除了飞船再看不见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

        没有其他人的话,哪怕是听着一整个世界的声音也是死寂,所以即使是如雷贯耳的水声轰鸣也可以被称之为“安静”。只有自己,所以不用构建维持任何虚情假意,很轻松。

        本来就不用太在意的东西尽数卸去了,反而不习惯起来,摆脱这种不适感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分散注意力。那么,趁着无人离开营地已经成了最好的选择,事实上他也就是这么做了。脚下是白色的结晶,背后的脚印都是碎成粉末的白,踩上去是否会发出轻微的脆响?头盔屏蔽了声音所以并不能得知答案,如果是的话,和踩着地.球上那些落满了枯叶的小径并没有什么差别……没走两三步,越过一个小丘,就看见了传说中的甲烷海——

        正值午后,紫红的阳光大片抛洒在克拉肯海①上,近处的浪花阵阵扑打在沙滩……好吧是晶体滩,激起的液态甲烷蒸发,满是雾气渺茫的样子,远处激荡着碎裂的光斑。没有人烟,不显苍凉。土.星巨大的阴影遮蔽了一部分天空,灰褐色的星环②在某个角度看起来很细,可能是由于大气成分与地.球的差异③,波长更长的红光占据了上方的所有视野,红色的阳光,红色的天空,红色的海,举目所望处,深浅浓淡的红色洇染了宇宙最原始的笔触。

        红色,还真是可怕呢。

        譬如整个星图的红移④,它只会让人类更加孤独的活在银河系螺旋臂偏远的角落……又或者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譬如战场,譬如血液,譬如……某些明明不该去想却还是不由自主会思及的东西,那往往是你内心的魔鬼,直面,或者逃避。在没有必胜的希望之前,选择后者才是明智的。

        漫步时因为头盔良好的隔音材料而不能听见呼啸的风声,也算是一种遗憾,能获准参加这次科学考察都是意料之外的,怎么还敢去奢望下次呢?来之前就知道这是一颗很美的星球,能多看几眼也是好的。有的时候会忽然产生一些疯狂的念头——想要除去这一身厚重的装备,以最真切的感.官来接受土卫六大气的摧折,以裸.露的皮肤接受甲烷海的亲吻,以单薄的身躯面对吹痛脸颊的狂风。

        狂风,说起来不会有人相信,风速不过2m/s,在地球上至多能被称之为“微风”的风速,但是别忘了这卫星不同寻常的密度与质量,超低的引力让一切低速运动的物质也具有了极大的动能⑤,现在,这些风都几乎能把他卷到甲烷海里。尤其他还在接近“克拉肯咽喉”。

        科学家第一次观察到这狭窄的缝隙是在五十年前吧,他们将这座海水的“关隘”戏称作克拉肯咽喉,它几乎把克拉肯海腰斩成南北两面,土星引力在克拉肯海上造成的潮汐落差会使南北两面的海域不断吞吐浪潮,而在水流最为湍急的克拉肯咽喉,潮水的流速能达到每小时2千米。呵,好吧,在地球上相当于散步的速度,在这里,确是足够称得上是灾难级的速度。

        土卫六就是这样一个足够颠覆你认知的星球,不仅仅是土卫六,还有无数天体人类未曾涉足,宇宙最大的魅力来自于神秘感——没有人敢于宣言他(她)已经理解了宇宙——无人知道宇宙的边界,所以它是无限的。同理可证,无人知道宇宙的密度,所以它可以无限小趋近于零,人类是孤独的。国.家亦然。而亚瑟不同于欧.洲的许多国.度,他从来不忌讳掩饰自己的孤独,承认,并以此为荣,就是他的信条。偶尔感受到孤独也没什么,找个人消磨时间就好。

        头盔前的感应器验证虹膜解锁,3D投影出操作界面,在几百个联系人中寻找一个。

        于是电磁波承载的信息由移动终端发射,也许会因为土星和太阳的引力场而发生偏折⑥,但没有什么能阻止它传送给已定的接受者。如果让亚瑟评选最伟大的苏.格.兰发明家,毫不犹豫就是贝尔了,telephone,打破了空间阻隔的发明。

        “蠢毛虫,你应该在土卫六上了吧。”一点都不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他的陈述语气。

        “是,”同样不动声色的回答,“看到了不同寻常的景色想要分享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在孤独上固然是诚实的,但骄傲如亚瑟柯克兰,又怎么可能说出“有点孤独有点无聊了想找个人陪着聊聊天”这样的话?然而……

        “你只是很需要我,驱散你对孤独的恐惧。”

        “随你怎么想。”轻蔑的口吻经过了电磁波的转化有些失真。

        “嗯,这种反应的话,说明我的推测是正确了。”

        “说过了,随你怎么想,不要继续这个无营养的话题了……你见过整个世界都被染成红色的样子吗?这就是我现在看到的。”

        听筒沉默了一阵,明明是毫无逻辑的转折,对方却也跟上了话题,“战场。”

        “是的,和我想的一样,天色透着铁锈的味道,土星投下的阴影,是甜的吧,星环本身就像是甜甜圈。”

        “你现在这样很像一下子回到几千年前,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那时候你就很喜欢各种各样带着浓厚奇幻色彩的比喻。”

        “你要是亲眼见过,就不会觉得我幼稚了,我说甜,是因为血液里也有一种甜味啊,魔鬼诱惑人堕落的糖衣炮弹。”等待下一句话的间隔太长,貌似也不仅仅是信号传播的时间差,“你听说过有一种人可以将他们品尝到的味觉通过绘画表达出来吗?”

        “嗯,有印象。”

        “有一个关于这个的老纪录片,很多年前的了,我现在只依稀记得一位女士画出来的芥末味——大片大片的火红里面融进了一小块绿色……这种味道真是奇怪,明明是辛辣暴烈至极,为什么火焰的中心还要嵌一块青翠的绿呢?”

        “因为芥末本身就是绿色的,就算大脑皮层中的这两个区域完全连通,味觉也不能完全取代视觉的影响。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80%来自于视觉。”

        “不,我想说的是,那张画让我想到了你。”

        “我该说什么?荣幸之至?”

        “斯科特,那幅画让我想到了你,你就是这么矛盾,暴烈的那一部分有你,温柔的那一部分也还有你,你的人.民那么想要脱离出联.合.王.国,而我们居然还在一起没有分离,这真是一种折磨。我玩不下去了,我累了,该土崩瓦解的该倾颓的就让他去好了,这些我都可以不要了。我这么想很久了,今天能说出来真是高兴,而且隔了这么远我们也不可能打起来,威尔也不会因此头疼……但是,我对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甘之如饴啊,所以要分开也做不到的样子。”

        也只有自己的弟弟才会有这样别扭曲折的说话方式,忍不住大笑出声,经过电磁波转化的笑声在这样的气氛下实在是太过刺耳。

        “喂,我收到了,蠢弟弟。”

        “Fuc.k你再笑我做一个月的仰望星空……”

        “嘘,闭嘴,认真听。”

        窝了一团火气在听到认真的语气时也消去了一半,只得在心里痛骂这混蛋——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说出这些话的啊!到头来居然还是被嘲笑了……

        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了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但是没有什么东西的爆炸可以这么持久(除了厨房的背景音乐……),细听下来还有轰鸣的水声……是了,瀑布流泉击打水面的声音,哪里会有这样宏伟的瀑布呢?

        “科.里.弗.雷.肯.海峡⑦。”水声又一下消失,如同退了暗潮,“刚刚关了一下隔音装置,幸好准备了耳塞,不过耳鸣是不可避免的了,你没事吧?信号传过去应该是会减弱的。”

        “我很好,科.里.弗.雷.肯.海峡?现在是在涨潮?”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克拉肯咽喉,浪比刚才更高了,也是在涨潮的样子。

        “涨潮的科.里.弗.雷.肯.海峡,地.球上离你最近的地方,等你回来。”

        沉默时嘴角弯出了弧度,“头盔的屏蔽功能关不了,不过我想听上去一定会是一样的,我马上就回来,等我。我还拍了点景色存在DNA胶囊⑧里面,要看么?”

        “当然,风景里面最好有你。”

   

[注释]

①克拉肯海:位于土卫六表面的巨大湖泊,其中流淌着的不是水而是液态甲烷,跨度超过1000千米,足以被看成是海洋,命名来自于挪.威传说中的海怪。大小跟地球上的里海相近。

②星环:也就是土星的小陨石带,但是我鱼唇的忘记了它的学名……

③关于大气成分和折射率的关系我也不清楚,但是土卫六大气中最多的肯定是气态甲烷,甲烷的相对分子质量是16,而地球大气的平均相对分子质量约是19,但根据土卫六的概念图(不知是不是美.国.航.天.局提供的)来看,基本从天到海全是深浅不一的紫红色。

④红移:光的多普勒效应,如果反光物体在加速远离我们,那么我们从它那里接收到的光就是波长较长频率较慢的红光。根据哈勃太空望远镜的观测,几乎所有星体相对于地球,都在加速远离。

⑤能量守恒定律以及动能定理,我想这就不需要我说什么了,初中知识就够。

⑥广义相对论将引力描述成因为时空中的质量和能量而引起的时空弯曲。物体试图以直线方式运动,但是它们的路径因为时空的弯曲而被弯折。光线也必须遵循弯曲的轨道,而在弯曲的四维空间中,这恰恰是两点之间的最短路程。(也就是说在三维世界中行星的轨道或许是环形的,但在四维空间中,它们的轨道必为一条直线。其他运动物体同理。)

⑦科.里.弗.雷.肯海峡:“地.球上或许可与‘克拉肯咽喉’一比的是,位于苏.格.兰西海岸、由两座岛屿形成的科.里.弗.雷.肯海峡。”——摘自某科学杂志,我的脑洞来源。

⑧DNA胶囊:据说如果把DNA作为存储载体,只需要几米就可以完整的叙述人类的全部历史,再加上DNA链肉眼不可见的横截面积,是一种相当优良的存储材料,其必将作为未来的主流存储配置。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