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露中】时花序〈1〉

立冬•梅香隐

        他孑然一身从风雪中走来时,裹着厚重的灰熊皮氅,眉毛上沾着雪片像是东边荒原里的猎熊人,可当他脱去这层用于御寒的皮毛,极北帝国的人们便只余下惊叹了,谁能相信这样一个纤瘦的人能孤身穿越西.伯.利.亚呢?

        他立在殿前,既不谦卑又不迷蒙,琥珀色的瞳光清明,瞳孔是子夜那般的黑。王座上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有些疑惑,同样的距离,那些臣子们的面孔都很模糊,但他连这个东方人睫羽上还未化去的白色细雪都能看得清楚,他没有行礼,立在那里没有动作,目光投在伊万的身上,不是试探,不是挑衅,就像月光笼罩夜色那样的自然。

        “我叫王耀,我想……做一个……花匠。”东方人的俄语有些生涩,也并不标准,但是听上去不会让人感到别扭。他的一切都是这样,陌生也好,惊叹也罢,总是恰好介乎于让人不适与惊艳四座之间,是一种令人舒服的平和。

        “露西亚不需要花匠呢,人手够多了,花园也不是很大,而且……”

        “里面需要照顾的只有一种花,向日葵。”

        通常情况下伊万•布拉金斯基非常厌恶别人打断他的发言,可是这个东方人的插话方式非常柔和,或许也只是他自己所认为的柔和——那句话也就是他没能说出的后半句。

        “所以你对于我而言,没有什么价值,你懂吗?”在某种意义上伊万的话在这个他的国度里等同于规则,现在这个规则叫做“驱逐”。

        王耀轻叹了口气,“这样不会觉得单调么?向日葵冬天是不开的吧,在我的家乡,有一种花叫梅,凌寒独自开。”他依旧平静地凝视伊万,表情就像是在表达“你不可能会不留下我”。

        “那小耀,你就种出来给我看看吧。”伊万保持着貌似人畜无害的微笑,刻意无视掉东方人在听到那个昵称时的蹙眉。让他自己认输就好,西伯利亚,是不会有远东花树的种子的。

        “那么请拨给我几个人吧,只要不瘸不瞎不聋就可以了。”王耀说,一如既往的沉静如水。

        伊万挥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去那个纤细的人形最后一个走出去,回首时眯起比东欧人更为狭长的眼睛,为他关上有些沉重的大门。他默许了王耀的要求,揉着额角,蓦地想起一句话——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是谁说的来着?总之他有种直觉,这句话似乎就要应验了。

        在他心里浮现出这种感觉的第四天,王耀带着几个仆从走入了南方的风雪中,不可否认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对王耀的归来抱有期待,但同时,他也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的包藏了小小的祸心,故意没有给那个异乡人调派懂得莳花的园丁,因此他们无法分头行动,这大大损耗了寻找种子的时间,这样算来,王耀归来的日子会在这个冰雪世界的冬末。

        “哥哥,你想去南方吗?娜塔会陪你去的。”头顶忽然笼罩了一把紫色的伞,伊万闻言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亚,他并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对他的迷恋程度已经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在他站在露台上出神的眺望南方时,娜塔莎几乎是悄无声息地从背后走近了他(就像是猫科动物接近它的猎物那样),她淡色的长发和皮肤几乎融进了风雪,寒冷得再次令他颤抖。

        “不,不用了,我只是……房间里面的炉火烧的太旺了……所以出来吹吹风……娜塔你……帮我去找找托里斯……”伊万不着痕迹地挪动着,脱离散发着强大紫色气场的娜塔莎。

        “哥哥,如果是托里斯做得不够好的话,我明白了。”淡金色的长发在落鸿中划出刀刃一般锋利的弧度,紫色衣裙的女子踏着高跟鞋把伞递到哥哥手中,一步一步走到雪里,靴子吧松软的积雪踩成坚实的薄冰。

       伊万并不会对于陷害托里斯有什么愧疚,托里斯、莱维斯、爱德华,在他眼里都是弄臣一般的存在,他拍掉肩上的雪,走回城堡,扑面而来的温暖空气让他在冷热交替中打了个哆嗦。

        诚如他所料,王耀回来的时候莫.斯.科的春天正在逐步接近,暴雪转成了小雪,西南风里有无人能嗅出的温暖气息,他擎着一根干枯的树枝,枝梢上挂了几枚同样干枯的果实。

        “就这个?小耀你确定不是在愚弄露西亚吗?”依旧是孩童般软糯的声音,微笑中透露出来的黑暗却让人轻易不敢直视。

        “不然陛下还想要什么呢?”王耀平静的看着他,双瞳如一眼岑寂的深潭,潭水化尽了伊万施加的一切压力。那些喜欢神神叨叨的东方人说过,上善若水任方圆,也许伊万能够明白一部分了,“我的故乡有农人种植一种叫做棉花的作物,它会结出棉桃,里面的絮也就是收成,它的种子,和絮一起被包裹在壳里面,这个也一样。”

        “于是小耀你准备种下它,让露西亚等个几十年看它长成一棵树?”伊万笑容里的黑暗质浓郁得可以凝成烟雾,“这么点种子还不一定能够种出树苗来吧。”

        “我们找到这棵树时它已经枯死了,这是它唯一结着果实的枝条,而且由于整个树干都多少有些变色,所以我不能肯定它是一株梅花。”王耀并不在意伊万神情语气的变化,保持着平和的语调与语速。

        “小耀,你真是越来越让露西亚感兴趣了呢~”上扬的尾音并不意味着喜悦,“那小耀,你就种出来给我看看吧。”还是两个月前的同一句话,结束了这次并不愉悦的对话。

评论
热度 ( 16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