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我没死更没爬墙

发点上课摸鱼混个更,看起来很像原著向的非原著向
是给自己写的生贺()所以就算提前写完也会生日那天再发

“借我靠一下。”姬野把头枕在了身后人的肩膀上,他的体温也跟着血液一点一点从身上流走了,更糟糕的是他几乎没办法把精力集中在观察路况与持缰御马上,视野逐渐变得昏黑,寒风透过了被鲜血润湿的前胸,他忍不住一阵哆嗦。

“姬野!姬野!”他的人质从他手中夺走了马缰,双臂环住了他,“没事的,你再撑一下……马上……”

血还在流,但是靠在这个无比熟悉的怀抱里,体温流失得没有那么快了,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他在冷气流中冻得不再灵敏的嗅觉甚至捕捉到了阿苏勒身上的奶香味。他不再寒冷了,躺在恋人的怀里,安逸得像曾经某个寻常的午后。

“我求你,千万别睡过去,就算是为了西门。”阿苏勒把他拥得更紧了些,无意扯到了最要命的那道箭伤,皮肉和箭镞之间的牵动令他嘶喊出声,剧痛暂且把姬野的精神拉回了现实。

冰冷但已不再发颤的手抓住吕归尘持缰的手背,他吃惊地偏头看去,姬野强撑着睁开眼皮,瞪着他,说:“在他们死绝之前,我绝不会倒下。”

“嗯。”吕归尘用下巴蹭了蹭他冰凉的鼻尖,轻轻回应道。

青骓的马蹄踏着路上的薄雪,略显沉闷的声响一直绵延到铭泺河的河谷里。

突然的拍门声惊醒了龙祈,每年一月正是帝都平原最冷的时候:年节刚过,初春的庙会又还没开,这青黄不接的时节本就甚少有行商来临水镇投宿。要说临水镇,最早连名字都是往来的行商们随口起出来的,不过靠着这一带是铭泺河上最靠近天启的天然泊船港,从菸河平原顺流南下的行商往往选择这里做入帝都前最后的修整,原本的荒野山村才有了人气。像龙祈这样贷款来做驿馆民宿生意的人家并不少,只是到底靠商道吃饭,这个活计也有着极其规律的时节性,不到商户往来的日子家家门庭冷落,因此大多数店家只在旺季开张,淡季去耕自家的田地,镇内又人走楼空,一派荒凉。

像龙祈这样的孤家寡人,也并没有什么祖业田地,客源渐稀无事可做时也只能守着小店精打细算地过日子。

他收回思绪,提着油灯应了门,探身看见窗缝上压实的雪,想来从黎明下起的小雪一直没停。临水镇上开张的驿馆仅此一家,要在这种天气露宿街头也够难受,他盘算着自己可以把价位抬高到什么程度,走过去拉开了木门的门闸。

从门缝中伸进来一只手,纯黑的窄袖袖口上用银色的线绣着云纹和一种他并不熟悉的兽纹,手腕上缠着白色的皮毛,最重要的是——这只手上托着一个看起来就相当有分量的锦袋。

“你已经打烊了,和这个镇子的其他驿馆一样,你没见过任何人。”门外的人说。

龙祈接过锦袋,盯死脚下三尺地,拉开门迎进了满室风雪,又关上了门,晾出打烊的标牌,他不动声色地擦掉被那一阵北风带进来的雪尘和血点子,直到地板上没留下任何暗色的痕迹,才熄灭了油灯,小店彻底隐入平静的黑暗里。

评论
热度 ( 5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