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考研咸鱼干

个人简介看置顶,咸鱼考研,新粮掉落随缘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百花

今天喝水果茶时的摸鱼段子,无tag看缘分。
没什么意思的对话流,南淮三人组(年龄11/12/13)日常,摸鱼BGM是单循了两天的流光记。
青梅竹马真好啊……

某一次去永安坊新开的小店里喝果茶,从白水来的老板给的分量格外的足,以至于三个孩子各自捧着杯子喝到了撑也没喝完,羽然百无聊赖地搅碎了自己杯子里飘着的茉莉花,碎花片同杯底的小柑橘混在一起,青白分明,她突然提起了宁州的花卉。

“我跟你们说过的吧,宁州的星星兰,夏天藤蔓拉着树梢垂下来,就挂着一串串青色的花苞,某天夜里它们忽然就一齐开了,几乎没有什么香味,但是树屋前挂满的样子也是很美的。”

“是在阿苏勒刚到南淮的那天你跟我说的,你姐姐最喜欢的花。”

“怀明月节的时候星星兰开到最盛,那天所有女孩都会穿白色的裙子,把一整串星星兰编进自己的发辫里,如果离海边近,大家就一起飞去海上跳舞。”

“怀明月节不也正好是你的生日么?”

“对啊,所以大家总是把我围在最中间的,姐姐却不过来,孔多塞在岸边演奏竖箜篌,姐姐就坐在他身边和着曲子唱歌。光脚去踩浪花很凉很舒服的,大家都是这样,像是踮在海面上顺着海浪自己的节奏舞蹈,头发里编进的星星兰在月光下也莹白得发亮,花、裙摆、海面、月光都很耀眼。”

“听起来很漂亮呢。”

“其实我自己要更喜欢橙花一些,星星兰没什么气味,橙花却是甜的,我小时候听说齐格林的人都用橙花做成的精油涂抹皮肤,不过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和姐姐一起被送走了,不知道怎么做精油,所以我就自己采橙花,偷偷做成花泥,等姐姐过生日的时候送给她。”

“羽然你和姐姐的关系真好。”

“嗯,对了,我和爷爷路过瀚州的时候爬地菊并没有开,没看到阿苏勒你说的花海好可惜。”

“如果我还能回家的话,就带你们去看好了。”

“就算百里国主愿意放你走,爷爷也不让我出远门的,水牛当初还骗我说要带我出海去看龙,如果我出不了门就自己去画了龙的样子回来给我看,结果他自己不也还是好好的在南淮。”

“谁说我骗你了,要是国主放阿苏勒走我现在就送他回瀚州给你画爬地菊,路上在天拓海峡给你画龙看!”

“笨水牛你不是说不会画画的吗?”

“……”

“……瀚州最出名的花是朔方原的爬地菊,不过也不是只有爬地菊的。火雷原上开得更多的是龙胆花,听说我阿妈年轻时喜欢在头上戴一朵红色的龙胆花,她身上又天生带着香,‘麝女’、‘草原北方最艳丽的花’,朔北部的人都这么叫她。”

“那一定是大美人了吧。”

“嗯,不过毕竟是狼主的女儿,青阳部的人说不上对阿妈有多信任,也许像现在这样什么也记不得了对她而言算是好事,就不会像姨妈那样处处遭人针对……姬野,东陆的花应该更多吧。”

“嗯?我不知道啊,就将军园子里的那些吧。”

“你们的将军就是姓息的那个大叔对吧,他有一段时间经常来找爷爷,说起来,息氏的家徽就是百合花,他有种百合吗?”

“百合?我没见过,将军也没提过他家里的事,有风塘里还是百里霜红和紫琳秋最多,然后还有牡丹蔷薇和鸢尾……好像还有一种他最宝贝的蓝边玫瑰?将军不太敢让我碰他的花,我都是听息辕说的,别的我记不太清了。”

“木头的脑子里是不是只有练枪练枪和练枪啊,你们东陆不应该还有槿花的吗,就算息大叔不种南淮附近也是有的,我入城那天路过一座山,山上就都是槿花,我还看见了宫室呢。”

“大概是国主已故正妃的居所楠宫,现在是缳公主住在那里。”

“上次去太子的东宫一点意思都没有,那下次我们就一起去楠宫吧,要在槿花开的时候!”

“这不太好吧……毕竟公主尚未出阁,楠宫的守卫应该比东宫森严很多,我们就这样闯进去很容易被抓到的。”

“水牛!你都不能带我去看龙了,我要去看看百里公主和槿花总能办到吧。”

“看花就看花,看公主又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东陆的公主都是敷金裹玉长大的,那还不长成宝石人像了,就想看看宝石小人长得好不好看嘛。”

“羽然你都是听谁说的这些……”

“在宁州大家都这么说的啊,东陆的公主是羊脂玉的皮肤,黑曜石的眼睛,金箔贴在头发上。”

“宝石人……那摔一跤不就碎了吗,怎么可能长到这么大啊……”

“你还真信啊,她只是随口瞎扯的,宁州根本就没人这么说。”

“水牛你好烦啊,就不能让我逗逗他吗?”

“……能不能好好说话别掐人。”

“对啊,你也知道要‘好好说话’了。”

“你们别吵架,我都没关系的,羽然开心就好啦,看时间我差不多得回宫了,明天还有课,账我先结了。”

“嗯好的好的,明天下午姬野是要在东宫值守吧?晚上你们两个一起出来在烫沽亭碰面,我要是来晚了你们就先把鲈鱼点了,要辣。”

“知道了。”

不知是哪家的小公子已经先行离去了,另外两个孩子靠在窗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南淮虽然租子贵了些,但可远比白水容易遇到贵人,老板捏着他找不开的一枚金铢,懒洋洋地趴在柜台上想。

——————————————————————
宛州的各种果茶我记得是水泡的《九州纪行》里提到的,很有奶茶店的即视感,超喜欢水泡这个系列的小短文,如果有没看过的强烈推荐。
另外,洋桔梗的别名是草原龙胆,但是我貌似没见过红色的洋桔梗,所以不知道勒摩的红色龙胆到底是哪一种花。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子佩_考研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