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佩_绝赞咕咕咕中

“行文笔致兼具绚烂与苍古”
真的是非常倾慕泉镜花先生了
成田的倒叙式群像视角
是神仙的逻辑思维吧
本咸鱼学不来,学不来
子佩/帽子/怀沙/真昼都是我

百花

今天喝水果茶时的摸鱼段子,无tag看缘分。
没什么意思的对话流,南淮三人组(年龄11/12/13)日常,摸鱼BGM是单循了两天的流光记。
青梅竹马真好啊……

某一次去永安坊新开的小店里喝果茶,从白水来的老板给的分量格外的足,以至于三个孩子各自捧着杯子喝到了撑也没喝完,羽然百无聊赖地搅碎了自己杯子里飘着的茉莉花,碎花片同杯底的小柑橘混在一起,青白分明,她突然提起了宁州的花卉。

“我跟你们说过的吧,宁州的星星兰,夏天藤蔓拉着树梢垂下来,就挂着一串串青色的花苞,某天夜里它们忽然就一齐开了,几乎没有什么香味,但是树屋前挂满的样子也是很美的。”

“是在阿苏勒刚到南淮的那天你跟我说的,你姐姐最喜欢的花。...

2018-10-13

【野尘】十六夜

注:十六夜是一个日语词汇,直译过来就是十六的晚上,月亮最圆的时候,常引申为一切衰败的开始,用在这篇文里其实不是那么合适。

本来准备中秋节后一天的真·十六夜发的,因为三次元太丧一直鸽到了今天emmmmm

用的是框框吃书版九原易帜前后羽然因为迷之原因死亡的新设定。大半是本人重病期间的真实体会。

常规ooc预警


以下正文:


隔着眼皮他感受到了光,他的睡眠一向很浅,但今天就像脑子里被灌了一桶胶水,五感皆朦胧:他听得到絮语,但是无法把那些音节串成一句有意义的话,眼皮也被粘住了,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了一条眼缝。他眯着眼睛看见侍女们成列涌进房间,一盏盏的点灯,又端来了水盆...

2018-10-06

【九州】不朽

向 刺客信条:启示录 致敬。

基本上是为了Ezio和Altaïr两代大导师相隔三百年的会面那个梗写的。刺客兄弟会的设定很有天驱既视感了。

无cp,假期摸鱼越写越偏题实在是没有质量保证,渗入,人设崩了请也不要打我。

感谢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整个假期几乎都在被我扯着问龙乡的设定……

吕云嬿·阿不格玛苏·帕苏尔和乌云沿用了个人在疏云繁霜中的人设,商博良根据新设定改成了暴君+少年王的人设。

是缥缈录+龙乡的原著向。


以下正文:


青魈高举火把,凝视他的正前方——墓穴正中拄剑端坐着的一具枯骨,他活着时曾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

2018-10-05

一个完全不正经的repo(这真的能叫repo吗

大量沙雕表情包预警

说是repo,本质晒妈,别人家的妈系列,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终于也做了一回“别人”

非常感谢 @脑浆咕 赠予的九州志及其副刊、陈迹清欢一共三本藏书,脑浆没放暑假之前已经寄出,但由于我的个人原因(一个暑假只离开家门过三次的死宅),昨天中午才真的收到、拆包。

然后我随手一翻就是这页()


emmmmm……咕咕咕还行


然后呢,因为昨天是舍妹的升学宴,全天都在陪她玩,所以着实没有怎么翻书,等到晚上回家,有意思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作为一个死宅自然是一回家就放飞自我,肥宅快乐沙发瘫.jpg  母上大人大概是偶然提了一下我的背包,觉得比离开家的时...

2018-08-22

【野尘only】窃梦

很长的阅前预警:

1.本质自high产物,空洞骑士AU,游戏角色拟人,介于空洞骑士的游戏本体是澳村出品黑童话风西幻,所以可能会有强烈的违和感。

2.野尘only,除了这两人以外和缥缈录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3.年龄操作……具体来说就是一岁不到X一百来岁,前期看起来只有师徒情,以及前期攻受无差。

4.文中引用的空洞骑士游戏文本,会用下划线标出。

5.常规ooc预警。常规玩梗预警。常规咕咕咕预警。


以上都接受的话,正文:


荒野中风的呼唤把小小的骑士带回圣巢,从国王山道到德特茅斯暂停歇脚,经过遗忘十字路到达泪水之城,他乘着这昔日王城装饰精美的电梯上了第一座塔楼,环绕周身的只有雨...

2018-08-20

写给自己的空洞骑士AUpv

不打cp作品tag就没啥好预警的,摸鱼开始xjb写空洞骑士AU的野尘,没玩过hollow knight的大概率不懂我在哔哔什么,游戏本体剧情非常隐晦,我更加意识流放飞自我。祝我有一天能写完它()

小骑士的脑袋枕在他师匠冷硬的胸甲上,面具边缘微妙的和甲缝相互咬合,嵌入了浅浅的边缘。阿苏勒摘下了左手的手套,像对待一只小猫那样托着他的下巴,柔缓地抚摸那块和面具接壤的皮肤,声音和他的动作一样轻柔: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死,所以听我的话好吗?不要自己下深巢。”

在他的安抚下几乎沉入睡眠的姬野猛地惊醒,他抬头瞪视那双温柔下伏着无情的眼睛,带着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该有的愤怒与委屈,倔强地扯住了阿苏勒还...

2018-07-30

【野尘/NC17】兼程

貌似欠这cp一辆车两年半了,突然诈尸系列(虽然现在写的已经不是当初欠的那辆了

ooc注意,和主线剧情有关的可以全部视为我的瞎哔哔,梗主要来自:

“那一年我们三个人只有两匹马,来到中州,也是越过了这个谷口看见了草原。”他轻轻地说,像是漫不经心的絮语又像是喟叹,“这一切回头看来就像是对我们的嘲讽一样。”


        以及

“他说,很多年以前,他在这片大海上漂流了三天三夜,为了看一个朋友。”


本质混沌恶后妈,玩梗狂魔,可能存在一些不太友好的暗示,改不掉的老毛病:有给路人加戏的私货

1w7...

2018-05-14

答谢龙渊&关于我最近都在干什么

写在前面的第一句话——

对于一切明着暗着的催更我都是拒绝的,所以也不用催了,下一次我有可能有时间更文是寒假,前提是我高数没挂(然而学的是最难的高数一所以不挂的可能性很低)。



 @龙渊Lorn 这个是他写的哦(原谅我的照片光线不是很好,也没有扫描仪)

嗯,龙渊说他600fo抽签的时候我很不要脸地凑上去说能不能送我一张明信片啊,然后把我自己的旧作中最喜欢的词给他了,也就是最大的那张。另外两张其中一张应该是他专门定制的,因为印了他的圈名,背面的图是老版苍云古齿的封面,最后一张薛涛笺,绿色的墨水真心好喜欢~

最喜欢绿色了,但在某一次和他交流过后我就不对墨水动什么心思...

2016-11-21

【九州】惜诵〈2〉

本章与野辕没啥关系,cp为我经常写的贵圈真乱系列。擦边球包括息舟、尘桉、野尘、吕阿。正经来说cp只有息舟与尘桉。野鸡持续掉线中,下一更上线。
本来没准备写这么多的……结果写着写着想让江紫桉小魔女露个脸→阿苏勒露脸……就这样了。
关于屠城屠的到底是哪个城,我记得是青石,但是感觉不太对,因为苍云古齿里有提到“燮羽烈王立国之后,宛州商会以江氏为首争相投靠这位东陆新贵,其中一人是淮安大豪褚若白。褚若白此人粗陋无文,但是聪慧圆滑,他直奔天启城表示效忠姬野时,随身带了一块玉玦。这是他多年之前从自己当铺中发现的,以他看玉的眼光,一眼就知道是前朝皇帝的赐物,上面还有姬氏的双虎家徽,他知道此物的价值,始终没有出手,...

2016-08-17
1 / 8

© 子佩_绝赞咕咕咕中 | Powered by LOFTER